楚唤萧/咸鱼今天加了辣椒

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

努力做回当年的中二傻逼

『二鱼』

主产 瑶苏/凌追/[化龙]宁清/[沙海]簇万

涉厨/万厨/清厨♪
一人扛旗很是骄傲

天坑「风月」,立flag不弃

同担据否 圈地自萌
恋爱无能 自说自话
看似BT的正直咸鱼
技能是鬼扯和涂鸦


偏爱猫和甲鱼、柿子和葡萄
两位二公子是生命♡

「愿为西南风 长逝入君怀」

傻逼录

翻了一遍旧文,感觉自己真睿智:)

从本月开始做回傻逼。


清点了一下要填的坑。

「江月」 古风架空 目测全员
最早的一篇,打算重搞,前面写的是脑子被撞了。

「暗潮」系列 民国风
[醉江]羡澄
[衔湖]瑶苏
(番外)[渡河]温旭
是个小问题,目测等到激昂磅礴的时候写。

「破城」 原著向 金凌视角 全员 凌追 瑶苏(先填这个√)
别看了还没搞完一章,是我擅长的阴谋论和擅长的写法,我要挽救自己的危亡。

「苏涉传 · 风月」 原著向 有架空私设 苏涉中心
天坑,虽然搞出来一章但还是怎么看都不顺眼,等我再捋捋。

「劫兄」 原著擦边 全是私设 宁清
我也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把一车搞成加长版的,透过现象看本质其实就是车。

「打黄莺」 古风权谋 耽美 原创
一个倒霉皇帝败掉江山的故事,鬼知道怎么配的对
很想写它了,自己亲儿子怎么作践心都不痛的,可是上面还有那么多坑……
啧。



鬼知道我还会突发奇想写点什么一发完的东西。
长篇只有这些了,再加我就自杀:)
还有就是,爱情这种东西,我承认我真的搞不来。
鬼知道那是什么玩意。



放上来就是不会坑的。(强行骗自己)
瞎胡鬼扯,做自己的傻逼,让别人懵逼去吧。

【苏涉人设】

鉴于涉哥人设一直不全,我只好自己搞个私设,不然交代起来实在麻烦。

日后我的涉文,设定都以这里为准。


﹉﹉﹉﹉﹉﹉﹉﹉﹉﹉﹉﹉﹉﹉﹉

姓名:苏涉,字悯善

身高:178cm

体重:52kg(据剧情上下浮动)

生日:3.19

家族:秣陵苏氏

身份:宗主

家纹:梅花

武器:难平剑、琴(据剧情添加)

技能:
*【隐身】在人群中存在感趋近于零(独有技能)
*【瞬移】打破物理定律,瞬间转移(独有技能)
【剑法】
【琴技】改编蓝氏琴法、乱魄抄(据剧情添加)
(以上技能皆从原著总结,其它据剧情添加)


﹉﹉﹉﹉﹉﹉﹉﹉
﹉﹉﹉﹉﹉﹉﹉﹉
「风月」中,是问君能有几多愁的苦逼文青,关键道具为[绿玉额坠]

「破城」中,是枪遍剧组的死鱼眼神经病,养了只嫌弃脸的猫













*详细人设随文进度补充(剧透我就GG了:)),以上均为原创,如有雷同你抄我:)

*我知道3.19是双鱼座和原著涉哥设定基本南辕北辙,但一模一样有什么搞头,讽刺才是生活的真谛。

阴谋论x

苏涉为什么被大家看作蓝忘机第二?说明大家公认他们确实很像。

他是否有模仿蓝忘机?从原文种种细节,或许真的有。

那么,他为什么要模仿蓝忘机?

在同一个地方长大;

学同样的东西;

习惯极为相似,连小细节都有注意到;

谢幕前和蓝忘机有solo;

会「乱魄抄」,可以左右人的心神;

有瞬移bug;

……

如果,蓝忘机并没有打赢他,反而被乱魄抄侵蚀心神,会怎么样?

结合他晚到(明明可以瞬移为什么偏要淋雨)、和狗打架(真想仙子死给一剑不就了了,毕竟当年也有牺牲绵绵的打算)、求助蓝曦臣(涉哥求人? ???)……等等等等

如果是他不会瞬移、又不能杀伐决断、对蓝曦臣格外信任……

对,后面难平碎掉了

金光瑶送人的东西,真的会质量那么堪忧吗?

难道不是因为剑认主?

……

综上所述,我觉得有一种细思极恐的可能:

蓝忘机不敌苏悯善,两人身份互换,苏涉顶替蓝忘机活了下去,而蓝忘机就挂掉了

那么为什么要顶替蓝忘机呢,我想不仅是为了活着,蓝忘机的身份可以做很多作为苏悯善无法做的事

比如,开聂大和瑶哥的棺

瑶哥事情败露,想活下去最好的方法并不是逃跑,而是让众人都相信他是真死了,然后金蝉脱壳

而蓝忘机的身份,可以理所当然的靠近封印不被怀疑

聂明玦怨气那么大,总得埋个人陪他吧

现在知道他留下莫玄羽版魏无羡是要干啥了吧

还有薛洋也是涉哥埋的,恕我直言,你猜他是不是真死了

如果兰陵组真的借假死玩了一手金蝉脱壳……

好大一盘棋

这个画风的涉哥,我好喜欢

最近胡思乱想,联想到蓝二那个 汪叽 的外号,突然觉得他和涉哥其实不就是犬/猫的设定嘛

蓝二,汪叽,始终不渝的爱着魏无羡,问灵十三年从无二心什么什么的,就是很暖的那种大型狗砸设定

涉哥就是猫了,你踩我尾巴我就更凶的挠回去,不待见的是仇人,待见的是宝贝

喵子比狗砸心狠,不要了就绝不回头,不死不休。涉哥也是这样啊,从来都不曾后悔

他们的民间风评很像,大家总说狗忠诚猫奸诈

如果是说狗会不论贫穷富贵死守一家,猫则大多择木而栖,带入涉哥出离蓝氏,汪叽问灵十三载,貌似也没啥大问题

但恰恰是惜命的猫,如果真的认定了一个人,会把命都交出去,这才是最令人动容的啊

小猫其实很好哄的,只要给它玩具给它食物,抱一抱哄一哄,它就会喜欢上你,而且一直一直很喜欢

我想瑶二爷就是小奶猫的毛线球吧,抱住就不放啦,哪怕最后球球变得又脏又难看,在它心里还是那个最好的球球呀




(想起来六年前我弄丢了的小奶猫,前几天竟然在楼下碰到了,暌违六载,它对别人都凶凶的,一见了我却激动的扑到身上蹭……想不到它还记得我啊,明明只相处了几个月……忍不住热泪盈眶)

(然而六年后的今天我仍然不能把它带回家,给它一个温暖舒适的窝。我只能一遍遍做无用的道歉,对不起,我的小猫咪,今时今日我还是不能给你承诺。有缘无分,恕我回应不了你的深情厚谊……)


劫兄(二)

(一)

﹉﹉﹉﹉﹉﹉﹉﹉﹉﹉﹉﹉

敖清与我同父同母,同年同月同日生。万幸他比我早破壳一刻钟做了哥,用爹的话讲,以我的性子,万万担不起南海敖氏兴盛之责,幸亏上面敖清顶着,我可以该哪儿凉快哪凉快去。

初次听见这话,我还有那么点伤心。但爹说的一点不错,我和敖清同时念书同时习武,敖清会施云布雨时,我刚能吐出几股细小水柱。莫说震慑宵小,保全自身都是件难事。惟有学问上勤学苦读,堪堪跟得上他的进度。

久而久之,我也养成了有事找敖清的心态,天塌下来有敖清顶着,我享受他的庇护颇为心安理得。

敖清本事大脾气也大,往那一站便有寒风凛然,拒人千里。我原以为这是高岭之花不食人间烟火,后来拜了师才知道这得叫一身王霸之气蔑视众生。

师尊眼里众生平等,素无差别;敖清眼里众生都比他低贱,素无差别。

我和水族妖精玩闹被他逮住,拎回屋里总少不了一通教训。家族聚会堂兄弟折腾水族玩的快活,他倒是制止一下,不过是怕脏了龙宫。下人们见了他无不恭谨,跟见了爹似的惶恐。谁腆着脸上去讨他的好,那才是自讨没趣。

二师兄没少和我们套近乎,通通被敖清干脆利落拍苍蝇似推得老远。大师兄号称北海修罗整得天地失色,也没能让他稍假辞色。

“哥,大师兄人挺好,挺厉害的。”我殷殷切切恳请他许我向穷天请教。敖清拈着薄薄一页书,眼都未抬:“人再好本事再大,总归只是下界的鱼精。”

“鱼精也打败了几位表哥!”

敖清拈着纸页的手微微一抖,冷声道:“我族也免不了出几个废物。”

我窥他脸色,不敢多说。时辰不早,扯开被子睡觉。敖清最近脾气日增,好不好一星儿火苗都能惹他大怒,发完火便将自个儿关起来,话也懒说。

不多时灯焰轻摇,屋中一片黑暗。一阵窸窣声响后被子掀开个口子,敖清轻轻挤进来,裹进一团冰凉。天近深秋,寒气渐起,敖清打小怕热畏寒娇贵的紧,默许了我又往他被子里钻。

逃命那会身无分文,狼狈的狠。夜间在荒郊野地里仓促歇息,依偎在一处取暖,我身上总暖和些,敖清便搂着当火炉使。我也乐意,他身上又软又香,枕着委实舒服。

拜师以后拆了伙,敖清说要培养我独立的能力,心狠手辣把我拎出被窝。半夜起来解手见他缩在被里瑟瑟发抖,就是咬定牙冠不许我上他床。这次一反常态,我心里虽暗暗疑惑,但机不可失,手脚并用缠到他身上。暌违许久的敖清的气息萦绕在鼻尖,我心中欢喜,满足的蹭蹭他的脸,酣然入梦。

这次下界除妖是突来的任命,土地上天界告状,道出了不得了的妖孽,人间人心惶惶,小神自惭无能,求上仙相助。玉帝命贞廉星君携弟子下界除妖,师尊点齐人手,带我们四个杀下凡间。

前几日探查毫无成果,连着几个镇子妖气驳杂,各色妖怪群集,确实是大妖出世之兆。然而细细追踪,却发现源头不知在何处,四方似乎皆有妖异。

今日落脚之镇依山抱水,人流杂乱。就寝前师尊重新制定了计划。洛凌原是黄鼠狼,对山野丛林再熟悉不过;水上是我与敖清的地盘;穷天虽也厉害,却是跟定了师尊。于是兵分三路,洛凌上山,我与敖清检查水泗,穷天同师尊则往人流密集处打探。

隔壁叮咚乱响了半夜,到敖清熄灯都没有停歇。两位师兄甚有精力,深更半夜还要多练几趟拳脚,生怕对方明日对敌吃了亏。

次日鸡打头遍鸣我便失了睡意,瞪着床帘发呆。身旁敖清还睡得很沉,手脚微微有点热气,皮底下其实还是冰凉。我轻手轻脚摸下床后把被子塞严实,惟空钻进一丝儿风去。敖清向来浅眠,这些日子却异常嗜睡。许是忧思太过的缘故。

自打上次同融表哥喝过酒,他就整日沉脸拧眉,不知在想些什么。

清晨风冷透骨,刚出门就被吹了个激灵。楼下穷天已在嚼馒头,眼底下挂着乌黑泛紫的两个圈。精神头到足的不得了,见我下来,先扬手抛来个馒头,猝不及防险些被他砸到脸上。我躲闪不及,背后伸出只手截下馒头反砸回去,果然是二师兄洛凌,眼底下也是两个快送出去的乌紫眼袋,头发蓬乱毛糙,打着哈欠一手指向穷天怒道:“一大清早,你有完没完?”

穷天并不理他,把那馒头在手里上下接抛,热气都流散在冷风里。向我笑道:“敖宁早啊,怎么就你一个,你那难伺候的哥哥呢?”

敖清与他也不大对付,我尴尬的笑笑,拉住正撸袖子准备再打一架的洛凌:“大哥还没起呢,不用等他了,我等下把饭端回去。”

穷天嘟囔了几句真是金贵也就罢了,未等我送饭,敖清也跟着师尊下了楼,神色委顿,竟比大半夜没睡的两位师兄还无精打采。师尊也觉他不大对,关切几句,敖清只说无事。于是交代几句,各自散了。

今日天色阴沉,肃风萧索,空气中弥漫的妖气都融成一团,味道怪异刺鼻,熏得脑仁发疼。敖清原比我道行高些,不大受影响,今日却干呕不止,泪花都激了出来。眼见他双腿一软,我忙扑上去扶,却被他一手甩开:“我无事,你顾好自己。”

他最近状态不对的很,我却是听惯了话的,只得后退几步,没话找话道:“哥,你说这次会是什么?上次那只妖王已经够了不得了,难不成这次又是它作乱?”

敖清咳嗽一声,眉头拧的更紧:“不像妖王,恐怕是更奇妙的东西。宁儿你记着,自己修炼的算不得什么,恐怖的是天地滋养的灵物,无父无母,无根无缘,无牵无惯,吸收天地日月灵气,藏纳人间各色污浊,倘若对上,非得两败俱伤不可。”

齐天大圣的名号我自然知道,丰功伟绩更耳熟能详,倘若今日果然遇上这般人物,只好说我们兄弟点儿走背字。

有敖清在我原不甚怕,然而他如今状况实在糟糕,声音都随着风打飘儿,我便先心慌了:“不,不可能吧哥,哪儿有那么多大妖?”

敖清道:“未必会遇上。我觉得心慌,预感不大妙,希望是多想了。”

话音刚落,他神色一变,扬手劈下道闪电,喝道:“什么东西鬼鬼祟祟?”

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连连哎哟,唬我一跳。原来是个骑乌龟的老者,旁人竟都看不见他。

敖清指尖闪电劈啪作响,厉声道:“你是此地河伯?妖气异动,你不安抚水族,跟着我们做什么?”

劫兄(一)


敖宁×敖清 兄弟年下

原著+脑补 有车有生子

﹉﹉﹉﹉﹉﹉﹉﹉﹉﹉﹉﹉﹉﹉﹉﹉﹉﹉

敖清是条很凶的小龙。

他出生那天,日月齐现,共为天狗所吞。飞沙走石,阴云漠漠。海浪咆哮,山摇地抖。天宫玉帝的酒坛子被震了个稀巴烂。

南海龙王诚惶诚恐,请了位高人镇场。高人胡须飘飘,衣袂飘飘,拎起两颗蛋掂量掂量:“天降异象,两位龙子身上必有大造化。”

龙王捋捋胡须:“是吉是凶?”

高人高深莫测:“天机不可泄露。”

太子急道:“什么天机不天机,有什么你尽管说。若是祸及南海,本宫必不恋父子之情,将它们斩于今日!”

高人捋着胡须叹息:“天机含糊不明,怎敢妄自揣测?陛下太子不必太过忧虑,只要略多关注些这位龙子,便出不了大事。”

那颗蛋在龙王父子面前一晃,黑气缭绕。龙王道:“戾气很重。”

高人点头。

龙王和太子盯着那颗蛋看了许久,对视一眼,有了主意。

危险的蛋龙王由带回去亲自盯着孵化。数日,壳上裂开一条小缝,龙王屏息凝神等着看等会儿会爬出个什么小怪物。

蛋壳裂了几条缝,摇了摇不动了。

龙王耐心的等了几炷香,蛋壳突然小心翼翼地脱落了一小片。过一会儿又掉下一块儿,缺口探出只细小的龙爪,在空中挥挥又缩了回去。

饶是龙王平心静气了几千年,这时也有点光火了,很有一巴掌拍碎蛋壳的欲望。幸好他还记得龙族若不能自己脱壳,必死。大爪一滑拐了个弯,温柔的抚摸了一下蛋壳。

蛋抖了抖,十分惊恐。

水晶帘一阵乱响,探进半条虾须,虾奴禀告:“启禀陛下,龙子破壳了。”

龙王没好气道:“破什么壳,这还是一个整蛋呢。”

太子掀帘子进来,右手掌心上托着条小龙还不及巴掌一半大,是条罕见的紫龙。

“父王,大孙子来给您见礼。”

龙王伸出根手指戳戳它,小龙迅速躲避,眼中凶光四射。

太子尴尬道:“这小子,一出生脾气就这么大。”

龙王捋着胡须哈哈大笑:“好,有我龙族骄矜之风。可有取名?”

太子道:“尚未,请父王赐名。”

龙王看孙子,越看越喜欢。沉思片刻,抚爪道:“清高矜傲,就以清为名吧。敖清,给爷爷抱抱?”

敖清细小的爪子晃了晃,还是被龙王拎了过去。

还没等敖清表达不满,一阵喀喀声突然响起。三条龙定睛细看,只见一堆蛋壳碎片中趴着条和敖清一模一样的小龙,正眼巴巴地看着他们。

龙王把它也拎起来和敖清并排放在掌上。两个孙子一样粗,一样长,一样紫洇洇,就是二孙子软绵绵,乖巧巧,蹭蹭龙王的手,老老实实趴下不动了。

敖清微不可闻的哼了一声。

龙王和太子对视一眼,心情都有些复杂。

看这样子,到底是老大身上戾气重,还是老二身上戾气重些?

两位龙子渐渐长大,长着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哥哥敖清是条又凶又精明的小龙,他弟弟敖宁却又傻又软又好欺负,只会揪着哥哥的衣角当小尾巴。

太子常常头疼的抱怨:“能被只蛤蟆欺负成这样,太丢我族的脸!以后谁要说它戾气大能灭天,我定打死不饶!”

太子妃宽慰道:“无稽之谈罢了。宁儿才多大,那蛤蟆精都修炼了多少年?你也消消火,别老想算命的假话。”

太子道:“清儿和他一般大已屠了蛤蟆窝!”

太子妃道:“大一刻钟也是大的。”

敖宁从被子下露出半个脑袋,惨兮兮的看它爹。太子一口气堵在嗓子眼里,上不去下不来,又不能当着老婆打儿子,一甩袖子气哼哼的走了。

敖宁变回人形窝进娘怀里:“娘,我是不是很没用,很废物,爹才这么生气?”

娘摇摇它还没能变没的角,叹息道:“我族性暴而好淫,戾而善战,薄情寡义,蔑视众生。宁儿太温柔软弱,爹是担心你日后被欺负。”

敖宁挥挥拳头:“那我要跟哥哥一样厉害,不,比哥哥还厉害,比爹爹比爷爷都厉害的话,爹就不会生气了吧?”

敖宁软弱又怕麻烦,实在很难实现它自己的宏图大愿。太子妃轻轻叹了口气,拍拍敖宁:“爹会非常高兴。”

敖宁道:“娘不高兴吗?”

太子妃慈爱的摸摸它的头顶:“宁儿出息了,娘比谁都高兴。若是宁儿今夜能自己睡一间,娘会更加高兴。”

敖宁红着脸吐吐舌头,晚上还是照例钻进哥哥的被窝。大热的天气,敖清本就怕热,再添一个散发热气的敖宁真是苦不堪言,很不客气的把它拎出来:“你多大了,睡觉还要人陪?”

敖宁抱着被角打颤:“哥!我怕蛤蟆!”

敖清皱眉,对弟弟恨铁不成钢:“你一条真龙怕什么蛤蟆?蛤蟆我都清理了,不会再来找你。你赶紧给我起来,挤着热死了!”

敖宁最怕它皱眉,敖清平时板着张脸,皱眉就是真火了,说不定还会抽它。敖宁怕蛤蟆也怕挨揍,只好委委屈屈的抱着被子往床边滚。

两位龙子睡一张床上,床是太子妃特意命人打造,大得够再睡八条龙。

身边少了条龙果然凉快不少,敖清满意的换了个姿势继续睡。迷迷糊糊没一刻钟听见响亮的“咚”的一声。敖宁抱着被子爬起来,脸红筋胀,满头大汗:“哥,我又梦见蛤蟆了……”

窗外似乎没那么黑了,浓墨变成深沉的蓝色。再过会天就该亮了吧?敖清磨磨牙妥协了:“上床,跟我睡。”

敖宁怯怯道:“哥你不是热吗?”

敖清哼道:“热不死!你还睡不睡觉?”

敖宁高兴了,连滚带爬挤进敖清被窝,脸在它身上蹭蹭:“哥你最好了。”

敖清揉揉它的脑袋:“赶紧睡,明天课上再打瞌睡我不帮你瞒着爹。”

敖宁乖巧地应了,不多时轻轻的呼噜声响起。

敖清瞪着床帘一夜未眠,直熬到鸡叫,天边放光。

太吵了,吵的龙神经衰弱……敖清把挂在身上的八爪鱼弟弟拽下来,心想还是请爹早日给自己另辟个房间才好。

可惜晚间被太子妃坚决驳回。

今夜暴雨滂沱,凄神寒骨,有摧城之势

想是在送行

恍然数年已逾,筵席已散,泪下潸然

预知后事如何,已无下回分解

先生,走好.

给涉圈同仁们的一点建议


诸君:

多事之秋,想必众位对近日之事也有所耳闻。私以为此事不过是缺少管理的灰色地段畸形发展所造成的必然结果,此事仅为众多奇像中的冰山一角。为避免战争,某不欲在此多谈。只有一事于此相关,不得不吐,不吐不快,即“涉圈处事之态度”。此事不可不谓之广阔,某斗胆一谈,诚邀诸位共同探讨。

众所周知,我涉圈圈小且冷,不为主流所接受,一向圈地自萌,不甚敢声张。一是涉哥本身设定,作为背景板、不被重视的反面人物刻画少且负面,不受待见;二是与蓝忘机的种种争端,极易引起对方粉丝的不适。曾有太太因为写忘涉cp文而被忘机粉屡次群起而攻,更兼百度推荐小编不负责任的带节奏,引导众人对涉哥负面认识。涉哥处境之艰难,由此可见一斑。

以上事实,我们愤怒非常。但愤怒并不能解决问题,对骂更不是处理问题的正确方式。圈外对骂、人身攻击、人肉事件,应该给我们敲响警钟,那就是以暴制暴,结局只能是两败俱伤,惹人非议。

我曾经很失礼的指责 @最近炒鸡暴躁的涉吹 太太表达对苏涉黑粉的不满时打苏涉tag,这里先向您道歉,并详细解释我的意思:不可否认,黑子喷涉哥是极其令人厌恶的,但ta发文的主体是涉哥;您的行为固然有可敬之处,但本质是表达您自己的不满。私以为还是不打tag为好。

涉圈之前一度冷比北极,最近突然热度暴增,此现象令人欣喜也使人担忧。下翻记录,我们可以发现早期涉圈非常和平,处于圈地自萌的安静状态,可以称为群魔乱舞的魔道圈中一片净土(当然很可能早期太太们也受到了不公平对待,是某没有看到)反观近期苏涉tag相关,戾气不可谓不重。这样鲜明的反差,使某非常心痛。

占tag的ky的不良行为很有必要指正,但如何指正?这是一个重要问题。如果是以过激言论喊打喊杀,私以为除了挑起战争,并不能起到丝毫作用。刻薄的讲,虽然我们说“宁鸣而死,不默而活”,但如果鸣的是于事无补的牢骚,私以为还是不说为好。毕竟圈是大家的,仅仅为自己的心情而影响旁人,某觉得这是自私的表现。

如果“积极”参与一件事情,不能把它做好,反而导致罪恶,那么不如做沉默的看客。

苏涉被骂是他被作者赋予的身份所造就的必然,有心疼他、喜欢他的人如我们,也就会有讨厌他、憎恶他的人,这是无法避免的。但喜欢他的是少数,反面立场的却是大多。寡不敌众,那么我们就应该软弱的被动挨打吗?

首先,我们应该放平心态。用我曾经回复麒麟太太的话来讲,“知我者不问,罪我者不查。熙熙攘攘,皆为闲人。”了解我的人不来质问我,厌恶我的人也不会听我解释。至于那些热热闹闹的围观者,都是对此无所谓的人。我们竭嘶底里的同厌恶涉哥的人争辩,并不能转变他们的观念。就如他们骂得天昏地暗,也不会使我们因此改变对涉哥的爱。况且激动的争吵、不理智的“辩论”,都太难看了。我们应该自降身份、没有素质的与闲人当街对骂吗?冷静些,看看主流圈的“维护”所造成的后果吧!除了带来更多、更彻底的负面影响,还剩下什么?

我们不能管到对方是否善良的对待ta所不喜,但我们应该做到,哪怕有一天当堂对质,我们没有做过任何抹黑涉哥形象的事。我们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挑事的是对方,而我们是受害者。维护涉哥的名誉,我们问心无愧。

其次,要说反击。私以为这其实是很没有必要的。如我上文所言,既然不能扭转对方的观念,又何须浪费口舌?若ky打着苏涉tag做过分的事情,礼貌且理智的奉劝也就罢了,万不可群起而唾之。“要文斗不要武斗”在今天应该有新的定义,即要摆事实讲道理,不要胡乱发泄一气。若对方不知悔改,我们亦无可奈何,尽人事,听天命,既然已经放平了心态,这些事情也不是不可以视为浮云。

总而言之,我们应该在战略上轻视敌人,在战术上也无需重视。对待跳梁的小丑、无关紧要的人,就应该拿出彻底无视之的气魄。讲一句难听的话,苏涉被骂这么些年,涉圈同仁们还没有习惯吗?缘何近日戾气如此之大呢?

题外话,对于近日魔道事件,私以为我等边缘中的边缘群体还是不要自乱阵脚,应淡然处之。毕竟连薛洋粉都被开除粉籍,我等恐怕从来不在粉列吧!

主流圈出事便出事,与我等何干。圈地自萌才是求生首选。

对挑衅者,无视之;我们也亦应该管好自己躁动的心与不骂不快的口,坚决不主动挑事。

妄言一二,或有不当之处,欢迎诸君同商议之,共同维护好涉圈风气。

最后要说,某不会离开涉圈。某对涉哥之爱,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山无陵,江水为竭,亦不歇w

                     


                                                                               楚唤萧

占tag致歉.

对金凌性格的一点分析,机缘巧合写出来了就放一下~

恩,关于金凌小同志,某对他的第一印象是:这孩子恐怕活不到第三章啊!……万万想不到他会是魔道第一关系户啊hhh
吐槽结束 开始正题

金凌的性格特点 我想用三个字来概括:

其一是「傲」

金凌出生高贵,作为兰陵金家的大少爷,「傲」是理所当然且无可厚非的。譬如他一出场时“此山是我的”那种唯我独尊的态度,就是对其傲气的很好的体现。又比如后文的失态“轮得到你们来管教我”,这充分体现了金凌骨子中骄傲到不可一世的一面。
我很喜欢说金凌是江澄带出来的孩子,所以举动中必有和江澄一般的傲气。但仔细区分,金凌和江澄的傲是不同的。相比较江澄逆境中把傲作为保护自己的一层外壳,金凌的傲则是他与生俱来、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可以说,金凌惹人非议的“过分骄傲”,恰恰是组成金凌最重要的一部分。如果金凌失去了这股“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高傲、傲慢、跋扈的傲气,他就不可以说是完整的金凌。至少不是那个在诡谲家族环境中坚韧生长,在弱肉强食的世界千里单骑斗群雄的金小少爷。

其二是「犟」

犟是所有傲者的通病,作为少年的金凌把这一点发挥的尤为淋漓尽致。不论是冒着生命危险与噬魂天女作战,还是放跑魏无羡,追踪野猫与蓝家少年义庄相逢……金凌如果不是够犟,早就被强硬的舅舅扔回家锁着了。而他一次一次执拗的直面未知的危险,很有一股热血少年漫画里男主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执着。这股少年意气正是整体压抑的魔道中角色中独一份的。譬如魏无羡,他看似洒脱,但最后走上歧路,还是心中有一片阴影;譬如江澄,他的人生从来都在泥淖中挣扎;譬如蓝氏双壁小双璧,被规范在家规戒律中,失去了一份敢想敢干的果决;又譬如金光瑶等人,机关算尽太聪明,对人世间已经失去了正视的能力。只有金凌,少年不知愁滋味,仗宝剑,走红尘,风雨潇洒,无所畏惧。他是这个世界最干净,最纯粹的英雄,是魔道世界里最宝贵的少年风华。他从黑暗中杀出一条血路,最趁手的武器就是这一点坚定不移的「犟」

其三是「柔」

铁汉柔情,更令人感动。金凌虽然还远远未到铁汉的境界,但他冷硬外壳下善良柔软的心却是不容置喙,且尤其使人佩服喜爱的。
譬如他放走魏无羡,这可以说是一报还一报,但前提是魏无羡确实救了他很多次,也没有表现出什么罪大恶极的征兆。金凌放他走的时候说,舅舅鞭子下没有一个完好的,这里很容易看出,金凌嘴上说着讨厌,其实是很不忍心看别人受刑的。
再比如很经典的那个场面:“蓝思追大叫:有鬼!金凌从船舱里跳出来:哪里有鬼,我帮你打!”在这之前他可是刚刚闹完脾气啊。不计前嫌、不因一己之事而与友生嫌隙,金凌算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代表。
再比如他和两位监护人的相处。对江澄虽吐槽颇多,但一直小心翼翼害怕惹他生气。私以为不仅仅是因为害怕挨打,金凌也知道舅舅的不容易,也很体谅他啊。更不用说金光瑶死时金凌天塌了一般的感觉。这孩子,是多么温柔的对待着自己身边一切值得他重视的人呢?他是真的很喜欢他们,只是不善表达啊!

阿凌的柔,柔在灵魂的深处。要一点点细细的感受。又是这一点柔,恰到好处的中和了「傲」与「犟」,是我们看到的,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世家子弟,不是一个拼命三郎愣头青,而是一个有很多不足,但又好得让人无话可说的金小少爷。

他会成长为金家最厉害的宗主,进则横扫江山,退则政通人和。

我实在是太喜欢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