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唤萧 \(*T▽T*)/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昵称 二鱼/滚滚


想法奇多又没有毅力
不要挖坟了,诸君请让我凉了吧…

主产 瑶苏/凌追/[化龙]宁清

涉厨/万厨/清厨
一人扛旗很是骄傲


同担据否 破罐子破摔




偏爱猫、甲鱼、柿子和葡萄


「愿为西南风 长逝入君怀」

当巨大的黑色羽翼覆盖天穹,飓风裹挟碎石沙砾呼啸着从头顶掠过,太阳被比深海还要阴沉浓厚的云层遮盖,尖锐又缥缈的尖叫断断续续在耳边响起。


这一切那样熟悉,正像春芽抽条一样,从刚刚被尘封的记忆里渐渐苏醒。


那是段孤独而可怕的回忆,像梦魇或是臆想般失真。他努力忘掉它们。却被轻飘飘钩开一角,张牙舞爪反扑回来。


他突然意识到这儿有个阴谋,带着诡秘腥气包围了他。


他,他们,整个龙族,甚至是,天下万物。


【敖清同人 先放个片段满足一下自己】


2019年,讲一个龙神创世的故事。

「那是万物的王,万物的光,万物的神」

「它苏醒之日,一切压迫,一切黑暗,一切绝望,都将土崩瓦解」

「混沌散去,一切重新回到最初的样子……」

看最后得意的小表情,笑得一副得逞的样子

#媳妇儿太好哄了叭~♡#

太甜了,甜得我一开场就站错cp[手动拜拜]

(没看过小说)我以为,以为长枫会是那种学书学剑两不成的类型,有点小丧,延烨就宠着,时不时冲延烨发发小脾气,很容易哄回来……打情骂俏甜甜蜜蜜腻腻歪歪……多配啊(脑补万字)

然后,然后……长枫你怎么就残了呢(暴击(一口血)小时候多甜啊呜呜呜……

血糖qvq
哭着磕

百度云盘我x你全家!!!你丫还有什么不和谐的???


新年了,要先填完新的坑呀[扶额]


想更劫兄,可H太残暴,怕被抓呜呜呜

怎么办,好纠结

【11.21金凌生贺】蓝冥金光(四)

“你这么点大也喜欢戏?”

“喜欢,难得有戏,大老远赶来的。”

车夫呵呵笑了笑:“喜欢是好事,可惜你不懂戏。”

我从来不听这东西,此时硬着头皮道:“是不大懂,就听个热闹。”

车夫回头看向兵:“那我今天进去吧,带远道来的兄弟开开眼。”

兵陪着笑,又拿出一根蜡烛递给我:“二位请。”

马车很快把望楼甩在后面。不久眼前一亮,高大的城门出现在眼前。墙壁上挂满了灯笼,灯火辉煌,车夫呵呵笑道:“这回来着了。”

“怎么?”

“你看这灯烧的多亮,这次的戏百年不遇。”

守城拦下马车,车夫把蜡烛递上去,换来一提灯笼。马长嘶一声,打算进城。

“还有一位。”守城突然扯住缰绳:“还有一位。”

“他是路过的。”

守城看了看车厢,挥手让我们过去。

马车驶入城中,人群纷纷赶路,没有在意我们。

车夫冲我狡黠的笑了笑:“蜡烛你留好,回来可以饶点东西。”嘴边流出黑沫,我假装看不到:“听您的,接下来去哪?”

鞭子一响:“当然是戏台子。”

马车在街道上飞驰,很快到了一处人流密集的地方。数不清的马车围成一堵墙。

“这群懒蛋不想下车。”车夫啐了一口,“咱们下到前面看才热闹。”

我跟着他下了车,寻空乱钻,不时被人挤到肩上的刀柄,疼的不敢出声。

很快突破了马车群,隐约能看到戏台子。车夫带着我像耗子一样钻到戏台子边缘,正赶上第一声锣响。

戏开场了。

有人问:“第一场唱什么?”

“苏州来的戏,没听过。”有人嘟囔一声:“那年曹州的戏才是真好。”

一阵乐声响起,悠扬的戏腔飘进耳中,车夫扯了我一把,低声道:“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一嗓吊的真亮。”他咂咂嘴:“这一出叫《借妻》,等会儿我做什么你就跟着做。”

“为什么?”

我刚要张嘴,袖中的罗盘猛地抖动起来。四下张望,只见灯火通明的戏台子上一条细长的影子飘了过去。

那只东西一直跟着我们?

台上几个白色身影翩然出现,人群骚动起来。嘈杂的吵嚷声淹没了我剧烈的咳嗽。

这竟然是几个蓝家子弟。有两个比较眼熟,原先在云深不知处打过照面。脸上都涂的红红白白的,看不清表情。

邪性了,今天怎么到哪儿都有蓝家人。

愣神的功夫,台上已经咿呀呀地唱了起来。调子非常哀婉,我不由听了进去。想不到蓝家小孩儿唱念做打功夫俱佳,不知蓝启仁见了会作何感想。

唱了几句,鼓声转调换了下一折,蓝家小孩迈着碎步退场的功夫车夫拽了拽我:“主角出场了,仔细听。”

我答应着,望台上细看,顿时魂飞魄散。


【11.21金凌生贺】蓝冥金光(三)

我僵硬的转回脑袋,心里大骂舅舅,要不是怕被他逮回去,我怎么会连岁华也不带就出门,这次要被害死了。

罗盘坚定的指向我。这山沟里一切诡异的关键一定就在这个影子上。

我再看看影子,那小半个圆弧还在,比刚刚要多冒出来一点,挺有点欲说还羞的样子。

这他娘的是个什么东西?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咬牙把手指在罗盘上戳破。血刚滴到上面罗盘就开始剧烈抖动,几乎快要散架。

我叼出一张黄纸放到上面,立刻熊熊燃烧起来。

不知从什么地方传出一声尖锐的啼哭,像婴儿,又像猴子山魈。诡异的香气弥漫开来,是佛堂里灯油的味道。

罗盘火把它烧的现了形。那个圆形黑影完全露了出来,下面长极细的身子,伸出一只细长的手爪,颤抖着伸向我的头。

我迅速拔出短刀,朝后肩狠狠刺了下去。

那一下我疼的扭曲,满月在我眼里也成了那只东西的脑袋被烧化的样子。山体顷刻纵向裂开,我一头栽进这道刚刚形成的裂缝。

空中回响着怪异的声音,好像有人口齿不清的念诗: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我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坠入无底深渊。

这是一次失败透顶的离家出走,也许我马上就可以和小叔他们一起喝茶了。我妈说不定会骂死舅舅。想到这里,觉得身下一凉,水从四周浸没上来。深渊的底部是黄泉?

我艰难的爬上岸。左肩非常痛,短刀还插在上面没有拔下来,我不敢动它,抖着手把簪子插回发髻。

罗盘还在微微抖动。不知是那只东西也掉了下来,还是周围另有玄机。

指针转了几周,指向一个方位,是水的上源。

河岸很长,我走到腿软,终于看到一点亮光。

那是一座望楼,三盏灯笼点得很亮,在黑暗中非常刺眼。

三灯长亮,城中有盛会。

望楼前停着不少马车,车夫摇着蝇甩。几个小兵拎着茶桶穿梭吆喝。一个车夫端了一碗:“城里怎么了,这么多人。”

兵递上一截蜡烛:“有班唱戏的刚到,您不去看看新鲜?”

“唱戏唱三天,第三天才有好东西。”碗放进篓子,车夫接过蜡烛:“第三天再去。”

“您三日后来,再拿蜡烛。”

“等等。”

兵和车夫诧异的看向我。我回头,灯光下,远远有一条细长的影子,长着一颗硕大的头。

我咽了咽唾沫:“这根蜡烛能让给我吗?”







(四)

【11.21金凌生贺】蓝冥金光(二)

那是一支弩箭。再隔二道沟我也不会认错这玩意。你二大爷的蓝家人,老子都道过歉了。

我迅速蹲身,那箭却在射中了我脚前半尺的位置,半身入土,箭尾颤颤不动了。

我有点愣,这么点距离还射不中目标,射手是有多废?

到这时候我已经毛了,姓蓝的在金家地盘上作妖,这事不能不管。

为了逃跑方便我只带了一把弹弓,打掉刚才那盏信号灯是足够了。于是挽弓细瞄,蓄势待发。就在这时,觉得脚腕一凉,寒气顿时涌了上来。

我暗道不妙,拼尽全力踹了一脚。空中划过绿荧荧一道光,手腕一提子弹飞出,把那东西凿进对面的山体里。

沟下咯咯一阵乱响,蓝家子弟纷纷抬头,冲天露出微笑。

疯了。

汗浸透了背后的衣服。我抓紧弹弓,屏住呼吸,慢慢后撤。刚动了没有几步,鞋底打滑要倒,我连忙拧腰前倾。做完这个动作才发现不好,大骂傻逼。劲道太强,干脆从后仰变成前栽,脸朝下滑进了山沟。

那不过是几个弹指的功夫,我连借力点都找不到,只知道自己在疾速下滑,快得超乎想象。

怎么可能达到这种速度。我来不及细想,摸到腰上藏的短刀就狠狠插进山体里,终于在接近底部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个距离离沟底只有六七米的高度了,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座像的脸。相貌姣好,神态端和,脑袋上的抹额十分整齐,离我最近的有一个抹额上还有云纹,是蓝家的直系子弟。全都带着一种虔诚的笑容,望着天。

天上有什么?我不由也跟着抬起头,冷汗立刻就下来了。

天已经黑透,一轮明月挂在当空,幽幽发亮。

我清楚的看到,我攀附着的山体根本不是什么土坡,而是万丈深壑。对面山顶有一星绿光,是被我打进去的那只东西,离我恐怕有几百丈那么远?

我的手在抖,刚刚那一下冲击太猛烈,我几乎以为右手脱臼了,幸好没有。

我把缚魂绳和短刀系在一起,另一端绑在手腕上,然后试着向上爬了一下。

太滑了,脚刚登上山面就会掉下来。可这山体明明很软,一下就能没进半把刀。

不对。

刀口已经在山体上拉开一条细长的口子,比刚才下降了半臂左右,这山软的像面团连个人都挂不住,我连忙拔下发簪插进山体,勉强阻止了下降。然后拔出短刀向更上方插入。来回交替了数十次,总算又上升了一截。

只要老子够快,爬出这地方也不是没有希望。这时候有蓝家人的臂力就好了,等老子回去一定每天倒立两个时辰。

到我彻底脱力之前一直在奋力上爬。这地方太过诡异,我什么都没有带,下去必定十死无生。更诡异的蓝家这么一大群人栽在这个沟下面,怎么没听蓝愿说过有大规模的蓝家弟子失踪,难不成蓝曦臣怕赔钱封锁了消息。

不知爬了多久,月亮还是幽幽的挂在空中,发出冷冷清辉。我渐渐使不上力气,两条胳膊都在发抖,全靠缚魂绳挂着刀柄。

悬崖一眼望不到头,全靠那一星绿光作为记号,而我离它还有很远很远。

这次要是有命回去我一定砸了云深不知处泄愤。

人在极度危险时可以激发出潜能,但也容易傻逼。我当时已经被逼的快疯了,只知道拼命爬山,累了就骂几句蓝家孙子,后来嫌不够痛快连家里那群乌龟老王八蛋也一起骂,他们巴不得我死在外面,估计连意思意思派个人来找我的意思都没有。

其实从挂在山上的第一开始罗盘就在震动,我以为这东西年久失修终于坏了,塞在口袋里一直没管。要是早些拿出来,马上就能发现这地方的玄机。

这个罗盘我一直放在袖子内搭里,震得太凶,有一回差点抖掉簪子,我才把它取出来。

从进入树林开始我就犯了个极大的错误。干我们这行的,首先要相信直觉,其次要小心谨慎,罗盘是一旦察觉有异就不能离手的东西,我竟然一直没有理它的示警。

指针飞快跳跃,转了几圈后指向我,没了动静。

我全身的血液瞬间涌上头顶,头皮都要炸了战战兢兢的扭头,只见我的影子被月光映在山壁上,肩膀的位置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圆形,好像我长了两颗头,非常怪异。

那影子似乎发现我在看它,左右摇摆了一下,把大半个身子藏进我身体的阴影中,只留出小小的一个圆弧,好像很害羞的看着我。



(三)

【11.21金凌生贺】蓝冥金光(一)


*金凌中心,微凌追,写不完了只好连载……
    请谨慎观看

﹉﹉﹉﹉﹉﹉﹉﹉﹉﹉﹉﹉﹉﹉﹉﹉﹉﹉﹉﹉﹉

到目前为止,我的人生都极度无聊。

如果你从小的梦想是勾结一帮同道中人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伟大事业,现实却不得不天天坐在家里重复毫无意义的事情,你也许能和我有一丁点儿感同身受。

于是我逃跑了。

不,家主的事怎么能叫逃跑呢,最多是私访兰陵。

为了摆脱舅舅的追捕,我一路专走偏僻小道,大约行了五日,进入一座藏在群山中的村庄。

在这之前我在山林中转了约有一日。这片林子很荒,几人粗的树都枯死了,连只鸟都没有。死气沉沉的让人很不舒服。

这是一种没有来由的感觉,完全是人对危险的本能戒备,好像你看不见的地方,有成百上千的目光在注视着你,准备随时出击。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十多年前,在云梦的时候。我划船到了个杳无人烟的地方,感觉水下有很多人盯着我,吓得往里面撒了泡尿。后来才知道那片水域底下是江家祖坟,我舅抽了我一顿,拎着我去磕了十八个头。

这座林子里的死人恐怕只多不少。罗盘指针左右晃动指不清方向。没多久,天色变得昏黄,开始刮风,是要下雪的样子。我原本打算找个背风处歇一晚,结果七拐八拐竟然出了林子。前面山沟里一道炊烟袅袅升起,我几乎热泪盈眶。

我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上了坡,想象着煎饼大葱热炕头,对人生有了点美好的幻想。

那坡并不高,也不陡,不知为什么非常难爬,走几步就摔一跤。等我站到坡顶的时候,我看到了这世上最诡异的场景。

一群蓝家弟子盘腿坐在山沟里,身体摆成诡异的姿势。有点天王庙里罗刹硬做出乐舞伎妖娆动作的感觉,密匝匝一眼望不到头。

整个山沟里都是白花花的假罗刹,我打了个哆嗦,心想蓝家终于被魏无羡逼疯了,真是作孽。然后朝下面鞠了个躬,打算原路返回。

就在我起身的时候,沟对面亮光一闪,有东西朝我飞了过来。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