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唤萧 \(*T▽T*)/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昵称 二鱼/滚滚


想法奇多又没有毅力
不要挖坟了,诸君请让我凉了吧…

主产 瑶苏/凌追/[化龙]宁清

涉厨/万厨/清厨
一人扛旗很是骄傲


同担据否 破罐子破摔




偏爱猫、甲鱼、柿子和葡萄


「愿为西南风 长逝入君怀」

孩子孩子/下

金子轩现在越来越不务正业,他的物理课一次次变成了江澄的数学。据说是要回家看儿子,江澄对此竟然没有表示任何不满。

当然,他要是为了工作放下儿子才会引发江澄的怒火。蓝思追偷偷看眼江澄老师今天依然凶巴巴的脸,赶紧埋头继续算题。半年前他刚刚见识过江澄吼金子轩不顾家时是何等的凶神恶煞,做舅舅的倒比当爹的更操心。

现在可好,金老师恨不得请个产假全天扎在家里哄儿子,江老师高兴了吧。

蓝思追的爹蓝曦臣是有名的儿科大夫,挂号费百元起步的那种。前个月金子轩紧张兮兮的拦住蓝思追问他爹什么时候有时间,蓝思追道他爹最近好像都挺闲,天天和二叔两口子在家开古典音乐会,刚走到楼下就是一片高雅。老师您有事儿尽管说。

金子轩道阿凌最近晚上老是不睡觉,半夜醒来嚎啕大哭,孩子他妈愁的几天没睡觉了。我找蓝医生问问我儿子这是天赋异禀想表达什么。

蓝思追心道您这一看就是过度解读,您儿子估计就是一天睡四觉一觉六小时睡烦了。面儿上还是十分礼貌的微笑,中午两点之后晚上十点之前,早上的话七点以后随便打电话,别的时间他都在睡觉。

金子轩连连道谢,然后把他赶回教室上自习。

蓝思追:我还要去政教处交表???

周末回家蓝曦臣跟他吐槽,金子轩连个主语都没带全就说儿子晚上不睡觉,半夜起来哭,吓得他以为思追青春期到了满腹愁肠无处排解产生了抑郁症倾向,午饭都没吃完撂了筷子就往学校赶。到了才知道原来是新任爸爸金子轩家的小宝贝儿阿凌,白着急一场。

蓝思追嘴上道您还不放心我么,心里甜丝丝的。他爸一向含蓄内秀难得表现一下对他的疼爱,大概够他和蓝景仪吹个一年半载。又问金凌到底怎么了,蓝曦臣笑得有点夸张,道没什么大问题,是他家太宠孩子了,晚上奶奶喂一顿饭妈下班回家再喂一顿,金子轩还时不时给塞点小零嘴,小孩子消化不了撑得慌,积住食了难受才睡不着觉天天哭。

说完比划了一下,笑道你不知道小家伙给养的多胖,米其林轮胎似的,吓我一跳。跟你小时候可是天差地别。

蓝思追打小就瘦,吃得也不少就是不知道都长在了哪里。幸好基因优良,可以靠脸来弥补身材的不足。蓝曦臣摸摸儿子的头,心想瘦就瘦吧可不敢再长不高,怎么也得有自己的个儿吧?高二男孩儿还在抽条,还好还好。

蓝思追不知道他爸在想什么,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江澄那一摞写不完也不会写的数学卷子。恨不得拿所有体育音乐美术课来补。

三月中旬天就暖融融了,高二学生只剩两节体育课可以放肆。蓝景仪一个球丢过来差点砸了思追的脸,吓得他以手抚膺作长叹,哎你发什么呆呢,幸好脸没事儿,不然我得给你爸抽死。

蓝思追道你说的那是江澄不是我爸,我爸从来不揍人。当是你爸啊护犊子还凶,为这么点小事喊打喊杀的。你这主观臆想害人害己。等会儿晚饭我不吃了,回教室写卷子。晚自习要讲的你写完了?

蓝景仪撇嘴,我的哥哎江澄那作业量哪是人能写的完的,我债多不愁。你这三斤骨头二两肉就靠脸蛋撑场子,再给我一球砸坏了以后娶媳妇儿都难,你爸可不是要打死我。再不吃晚饭你就真的长不高了,难不成指望老金家增高垫能给你打八折?

蓝思追道你闭嘴吧,老金来了。

并不能称之老金的年轻物理老师金子轩惊现操场,身前还滚着个小金球,不,小娃娃。穿的金光闪闪里三层外三层裹成个球,生怕热不出毛病。

蓝思追心想春捂秋冻也不至于这样,这么点儿大的个孩子怎么就要遭受如此惨烈的衣品折磨,想了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怕不就是金凌了。

理科班女生虽少也有十一二个,呼啦啦围上去就是一堵人墙。蓝思追左躲右闪透过人群找金凌,老半天看清张圆滚滚的包子脸,白里透红嫩的泛水。他那心就跟猫儿捯了一爪子似的想抱过来揉上一把。看金子轩那谁都别想碰我儿子的架势又实在不想和女生挤才作罢。

有几个女生张开手臂问金凌能不能让姐姐抱抱,小东西一个劲儿的往爸爸怀里躲,躲了还要换个方向跑。你们吓着他了!蓝思追心道。

金光瑶生怕儿子给人揉上一把,直说你们吓着他了,去去去,然后抱起金凌就走。一群女生又呼啦啦跟上去紧咬不放,彻底挡住了蓝思追的视线。

蓝思追叹口气,手里的篮球怎么抓都不得劲了。他因为蓝曦臣的关系打小就和小孩儿打交道,还从没见过金凌这么可爱的。这么可爱的小孩儿不能抱一抱,真的好难过啊——
起跳,投篮,果然没进。

金凌该有一岁了吧,能自己利利索索的走路了,就是不怎么讲话——欧阳子真把球又给他传过来,蓝思追接了狠拍两下向上一掷,篮球在空中划过道优美弧线筐都没碰就进了。

蓝景仪吹声口哨,让他再来一个。蓝思追摆摆手,下了场。

看台上能看个全景,蓝思追正下方就是金家父子。俩年轻的体育老师人手一个球逗弄金凌,金子轩蹲在旁边轻轻拍篮球给他看。

金凌目不转睛,小脑袋随着球一上一下的点。
太可爱了……蓝思追深吸口气,继续往下看。

显然五彩斑斓的排球比起脏兮兮的篮球更讨小孩子欢心,金凌抱上体育老师给的篮球转身就走。金子轩连忙扔了篮球跟上,想牵手又作罢,最后拉着金凌的帽子跟在他身后。

金凌一路走,金老师一路赶,快不得慢不得十分难受,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路过蓝景仪和欧阳子真时,那欧阳子真胆大包天的抱着篮球一跺脚冲金凌“嘿”了一声。金凌呆在原地,半天没敢动。

金子轩的脸瞬间就黑了,凶的跟江澄似的,眼睛里飞出千万把小刀戳得欧阳子真鲜血淋漓,抖若糠筛扔了球就跑。蓝景仪犹不知死活想对金凌的包子脸伸出魔爪,在他被护犊子狂魔金子轩的眼刀杀死前被欧阳拉走了。

金凌眨眨眼,继续抱着排球往前走,一直走到训练场正中间,不动了。

金子轩蹲下把他圈在身前,贴着儿子的小脸给他说规则,全不管金凌能不能听懂。左手护在金凌额前,生怕宝贝儿子被篮球砸了。小球儿抱着排球,大球儿抱着小球,一大一小两身金融成个圆滚滚的大金球儿,蓝思追也顾不上金子轩的衣品问题了,看得呼吸都要停止了。

耳边传来蓝景仪懒洋洋的声音,我也好想有个弟这么搂着啊~或者有个哥这么搂着我也行~~~

蓝思追起来一身鸡皮疙瘩,心想这似曾相识的语气跟谁学的。

欧阳子真道你们有没有信心生一个这么棒的小孩儿?

蓝景仪斜睨他一眼,你生啊,你看看你现在生个孩儿会不会被你爸抽死。阿箐才多大啊你就成天想着这些真是啧啧啧……

欧阳子真白他一眼,道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蓝景仪道我只是爱说实话,你看思追现在就是一脸恨不得自己肚子里揣上一个的表情。

蓝思追深吸一口气,诚恳道你还是别说话了。

下课铃响起,蓝思追被他俩一人一条胳膊强行绑到食堂,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看金凌,小家伙抱着排球走在最前面,金子轩依然手脚别扭的紧随其后,全班女生簇拥着这只圆滚滚的小孔雀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蓝思追怅然若失。

吃完饭蓝思追去给政教处交表,没想到还能迎面碰到金闪闪的一大一小。金凌还抱着那个排球横冲直撞,后面金子轩走得同手同脚。他们隔着两米远蓝思追就要转弯,一横心弯腰伸手冲金凌打了个招呼。

金凌又黑又圆的眼睛看着他,撇了一下午的嘴角向上弯了个弧度,甜甜露了个笑。

蓝思追愣在原地。

金子轩好容易把手脚掰正回来,拿走金凌的球要牵他的小手。哪想金凌把手一背,站着不动了。金老师只好又把排球还给他,无奈的跟上儿子的步伐。

爹不如球。

蓝思追勾起嘴角,心想今晚又要两节数学自习连排了。

Fin﹉

江澄:金子轩同志,听到广播请赶紧回来上你的物理自习。
江澄:把你儿子放下。
江澄:金凌丑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腻歪???
江澄:……我也是要撸外甥的。



*蓝大更像思追爹
*护犊子狂魔颜控金子轩
*被阿凌萌出一脸血的故事

评论(11)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