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唤萧 \(*T▽T*)/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昵称 二鱼/滚滚


想法奇多又没有毅力
不要挖坟了,诸君请让我凉了吧…

主产 瑶苏/凌追/[化龙]宁清

涉厨/万厨/清厨
一人扛旗很是骄傲


同担据否 破罐子破摔




偏爱猫、甲鱼、柿子和葡萄


「愿为西南风 长逝入君怀」

今天论文写完了吗(上)

十一月的风是何等的凛冽,北方空气干燥,皮肤能被吹出口子。一到了下午五点刚过,天就迅速黑透了。小孩儿们不出门打闹,老头老太太也不在树底下唠嗑,满大街空荡荡没个人影。

“我爸那疯老头,非逼着我和你报一地儿的大学。”蓝景仪从书包里掏出充电宝,嘴里抱怨不停:“思追哎,你说你好好的江南不呆,跑到这鬼地方干什么?这风,这天气,我脸上要出吹口子了。”

蓝思追抱着一大摞文献和他并肩走,闻言冷笑道:“你不是天天用那些贵得见鬼的护肤品么,怎么风一吹就能吹起口子?下次别跟我借钱吃饭。”

蓝景仪嘿嘿两声,道:“最近攒书赚了点钱,今儿晚饭我请。”

“您不用,啊,”蓝思追把东西抱的更紧一点,“有钱了先去把秋裤买了,你当这是在老家啊。”

顿了一下,又道:“在老家也得穿秋裤,昨天你爸还给我打电话来着。”

蓝景仪哀嚎:“我算是知道他为什么非要我跟着你了,敢情是让你盯着我!蓝思追你个浓眉大眼的也背叛革命了!兄弟情呢?同窗爱呢?!我们难道不是相亲相爱的青梅竹马吗?!”

蓝思追冷漠道:“我们处在不同的阶级立场上,革命早已产生分歧。小布尔乔亚的蓝公子您请去和欧阳子真腻歪,我今晚还要赶论文。”

蓝景仪本科学的新闻,蓝思追学的物理。四年将要混过,本来打算就此放飞自我的蓝公子听说好友考了北方某大学的研究生,被他亲爹的棍棒政策也一起撵了来。

景仪他爹的原话是:“景仪这猴崽子打小就不安生,与其在家和欧阳家的猴儿做一对混世魔王,还是让思追看着点儿好。”

蓝思追:“……话虽如此,但为什么我连他穿没穿秋裤都得管呢?”

他们在街角一家小店停下。店面小而昏暗,顶上挂着老旧灯管,散发幽幽黄光。店里出奇热闹,人头攒动嘈杂不已。空气里混杂着葱花与老汤相融的香气,两人好容易找到一个角落里的位置,屁股挨上板凳才长舒一口气,感受温暖湿热的水汽慢慢浸润冻僵的身体。

“这条街后面就是美食城,难怪热闹。”蓝思追掏出纸巾仔仔细细的擦过桌子,才敢把抱了一路的资料小心翼翼的放下。“这么金贵的东西,要是沾了油我非被宋子琛掐死。岂止掐死,他得请隔壁医学院的人来扒了我的皮挂在大门上以儆效尤。”说着他打了个寒颤,仿佛见到了临床晓星尘操着明晃晃的手术刀冲他温柔微笑。

噩梦。

蓝景仪叹息:“才出了江澄魔爪,又入宋岚虎口,思追儿你的命怎么就这么苦。”

蓝思追冷漠道:“我真傻,真的。我把金子轩当个老师看,他说一个合格的物理学者要想取得独立自主权不遭人制约就要学好数学,然后就给我强烈推荐了宋子琛。

“我单知道他这些年是如何饱受江澄压迫,却完全忘了江澄为什么压迫他!

“你怕是还不知道,宋子琛就是当年江澄口中那个十恶不赦,害他多年的那个研究生!他和金子轩是一条战线上的蚂蚱!

“我和江澄统一立场是被迫的!他为什么不听我解释!!!

“……为什么江澄的债要我来还?!!!”

他结束了控诉,对终于顾得上这桌、姗姗来迟的服务员小姐姐道:“一碗丸子汤,一份小笼包,谢谢。”

蓝景仪听得兴高采烈,对服务员道来碗馄饨就继续发扬新闻人应有的深度发掘精神,残忍撕裂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伤疤,是人性的沦丧还是道德的扭曲?

服务员问:“放糖吗?”

北方不是吃咸的吗,为什么馄饨里面要放糖?蓝景仪茫然了瞬间道:“你们老板姓啥?”

服务员:“姓罗,是个漂亮的小姐姐。”

“我还以为姓薛,”蓝景仪笑道:“不放不放,放了糖还能吃么?”

服务员登记下来走了,蓝景仪道:“有漂亮小姐姐,你说我要不要去勾搭?说不定人看见我这么帅这顿饭都给咱免单呢。”

蓝思追头也不抬:“你可以把她娶回来,以后顿顿都免单。”

“可不敢,我还想多玩几年。”蓝景仪学着魏无羡摆出副流氓样来,一脸坏笑:“我就那么一说,思追儿你怎么还吃醋了?”

蓝思追淡淡道:“我也就那么一听,不会给你爸和欧阳告状的。”

“你不是江澄的学生,你是他儿子吧?!”

“哎,这话可不能让瑶叔听见,”蓝思追道:“不然你就等着被五马分尸吧。”

蓝景仪:“……”

包子和丸子汤上了桌,蓝思追不再说话,低头吃饭。他道德沦丧的发小只得自己玩筷子,视线来来回回扫过小店最后落回正对面的人身上。刘海略长遮着眼,他斜斜拨开,手指纤长白皙,能让每一个手控为之疯狂。他的脸掩在缭绕水汽后面,模糊却熟悉。

蓝景仪道:“欧阳说要来这边玩,你能不能请出两天假来?”

蓝思追道:“然后就是新闻头条,S大数学系某研究生惨遭杀害,人皮挂上数学系楼顶。是社会的动荡还是灵魂的堕落,警方已涉入调查,我们将追踪报道……”

“我记得你以前没这么贫啊!”

“摊上宋子琛你就会知道,在他面前贫什么都没有用,他和老聂才是亲兄弟吧!”蓝思追道,“阿箐不是在这边么,你就别瞎操心了。人小两口还要嫌你当电灯泡呢。你要没事干就帮我看看论文有没有文法错误。”然后他把手提电脑从书包里掏给对方。

蓝景仪看了一眼,黯然销魂。

“你有病吧非要写英文?你们搞数学的专有名词我一个字也看不懂啊?!”

“老宋要求的咯。我这两个月快背了有一本词典了,还是什么也不懂。倒是英文水平直线飚升。”

蓝景仪颤抖着去翻蓝思追的宝贝文献,这些东西他下辈子也不会有翻阅的欲望更不会有学习的兴趣。

“五号字?A4纸?纯英文?行间距0.75???”大概有高三那年所有五三总复习垒起来那么厚。蓝景仪的呼吸都要停止了:“你你你,天天看的就是这些玩意……?”

蓝思追露出个云淡风轻的笑容:“这只是五分之一。”

蓝景仪:“……服务员!我的馄饨怎么还没好!”

服务员小姐姐放下一碗东西连连道歉,蓝思追看了一眼疑惑道:“你要的什么?”

“馄饨啊!……为什么是碗粥……?”

“您要的不是红豆粥吗?”

“……!”

口音!都是口音的错!蓝景仪欲哭无泪,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要问他放不放糖。

“姐姐姐!姐!等等等等别走啊!您倒是给我这粥里加点糖啊!”

服务员小姐姐回眸一笑道:“加糖再加一块钱。”

蓝思追掏出纸巾擦嘴,道:“我今晚还要赶个五千字,不等你了,你慢慢吃。”说完抱起文献翩然而去。

蓝景仪:“……qwq”

欧阳子真如期而至,阿箐没时间陪他,只好由好哥们蓝景仪带他玩了一圈,末了还得送他回酒店。

欧阳子真问:“思追怎么比我这学计算机的都忙?一天空都抽不出来?”

蓝景仪道:“倒霉孩子失足投靠了capitalism,如今饱受宋子琛蹂躏无颜面见江东父老,还得百忙之中抽出空给漂亮小姐姐送温暖,哪有闲情逸致理会寒风中瑟瑟发抖的老父亲和老母亲。”

欧阳子真瞪大了眼:“你终于同意穿秋裤了?!”

蓝景仪:“滚你的漂亮小姐姐!”

Fin﹉

蓝景仪:穿不穿秋裤,这是原则问题,说不穿就不穿!

*谁说过男生的最高友谊大约在于想给对方当爹
*咸甜口儿的馄饨是个什么味
*姐夫心机深重

/解释一下最后景仪和欧阳的对话:
景仪说老父亲老母亲,说他是思追爹欧阳是娘,不仅占思追便宜还占欧阳便宜;欧阳就说思追是不是给漂亮小姐姐蓝景仪你送秋裤(温暖)来的,真是一点亏都不吃呢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