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唤萧 \(*T▽T*)/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昵称 二鱼/滚滚


想法奇多又没有毅力
不要挖坟了,诸君请让我凉了吧…

主产 瑶苏/凌追/[化龙]宁清

涉厨/万厨/清厨
一人扛旗很是骄傲


同担据否 破罐子破摔




偏爱猫、甲鱼、柿子和葡萄


「愿为西南风 长逝入君怀」

【11.21金凌生贺】蓝冥金光(二)

那是一支弩箭。再隔二道沟我也不会认错这玩意。你二大爷的蓝家人,老子都道过歉了。

我迅速蹲身,那箭却在射中了我脚前半尺的位置,半身入土,箭尾颤颤不动了。

我有点愣,这么点距离还射不中目标,射手是有多废?

到这时候我已经毛了,姓蓝的在金家地盘上作妖,这事不能不管。

为了逃跑方便我只带了一把弹弓,打掉刚才那盏信号灯是足够了。于是挽弓细瞄,蓄势待发。就在这时,觉得脚腕一凉,寒气顿时涌了上来。

我暗道不妙,拼尽全力踹了一脚。空中划过绿荧荧一道光,手腕一提子弹飞出,把那东西凿进对面的山体里。

沟下咯咯一阵乱响,蓝家子弟纷纷抬头,冲天露出微笑。

疯了。

汗浸透了背后的衣服。我抓紧弹弓,屏住呼吸,慢慢后撤。刚动了没有几步,鞋底打滑要倒,我连忙拧腰前倾。做完这个动作才发现不好,大骂傻逼。劲道太强,干脆从后仰变成前栽,脸朝下滑进了山沟。

那不过是几个弹指的功夫,我连借力点都找不到,只知道自己在疾速下滑,快得超乎想象。

怎么可能达到这种速度。我来不及细想,摸到腰上藏的短刀就狠狠插进山体里,终于在接近底部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个距离离沟底只有六七米的高度了,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座像的脸。相貌姣好,神态端和,脑袋上的抹额十分整齐,离我最近的有一个抹额上还有云纹,是蓝家的直系子弟。全都带着一种虔诚的笑容,望着天。

天上有什么?我不由也跟着抬起头,冷汗立刻就下来了。

天已经黑透,一轮明月挂在当空,幽幽发亮。

我清楚的看到,我攀附着的山体根本不是什么土坡,而是万丈深壑。对面山顶有一星绿光,是被我打进去的那只东西,离我恐怕有几百丈那么远?

我的手在抖,刚刚那一下冲击太猛烈,我几乎以为右手脱臼了,幸好没有。

我把缚魂绳和短刀系在一起,另一端绑在手腕上,然后试着向上爬了一下。

太滑了,脚刚登上山面就会掉下来。可这山体明明很软,一下就能没进半把刀。

不对。

刀口已经在山体上拉开一条细长的口子,比刚才下降了半臂左右,这山软的像面团连个人都挂不住,我连忙拔下发簪插进山体,勉强阻止了下降。然后拔出短刀向更上方插入。来回交替了数十次,总算又上升了一截。

只要老子够快,爬出这地方也不是没有希望。这时候有蓝家人的臂力就好了,等老子回去一定每天倒立两个时辰。

到我彻底脱力之前一直在奋力上爬。这地方太过诡异,我什么都没有带,下去必定十死无生。更诡异的蓝家这么一大群人栽在这个沟下面,怎么没听蓝愿说过有大规模的蓝家弟子失踪,难不成蓝曦臣怕赔钱封锁了消息。

不知爬了多久,月亮还是幽幽的挂在空中,发出冷冷清辉。我渐渐使不上力气,两条胳膊都在发抖,全靠缚魂绳挂着刀柄。

悬崖一眼望不到头,全靠那一星绿光作为记号,而我离它还有很远很远。

这次要是有命回去我一定砸了云深不知处泄愤。

人在极度危险时可以激发出潜能,但也容易傻逼。我当时已经被逼的快疯了,只知道拼命爬山,累了就骂几句蓝家孙子,后来嫌不够痛快连家里那群乌龟老王八蛋也一起骂,他们巴不得我死在外面,估计连意思意思派个人来找我的意思都没有。

其实从挂在山上的第一开始罗盘就在震动,我以为这东西年久失修终于坏了,塞在口袋里一直没管。要是早些拿出来,马上就能发现这地方的玄机。

这个罗盘我一直放在袖子内搭里,震得太凶,有一回差点抖掉簪子,我才把它取出来。

从进入树林开始我就犯了个极大的错误。干我们这行的,首先要相信直觉,其次要小心谨慎,罗盘是一旦察觉有异就不能离手的东西,我竟然一直没有理它的示警。

指针飞快跳跃,转了几圈后指向我,没了动静。

我全身的血液瞬间涌上头顶,头皮都要炸了战战兢兢的扭头,只见我的影子被月光映在山壁上,肩膀的位置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圆形,好像我长了两颗头,非常怪异。

那影子似乎发现我在看它,左右摇摆了一下,把大半个身子藏进我身体的阴影中,只留出小小的一个圆弧,好像很害羞的看着我。



(三)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