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唤萧 \(*T▽T*)/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昵称 二鱼/滚滚


想法奇多又没有毅力
不要挖坟了,诸君请让我凉了吧…

主产 瑶苏/凌追/[化龙]宁清

涉厨/万厨/清厨
一人扛旗很是骄傲


同担据否 破罐子破摔




偏爱猫、甲鱼、柿子和葡萄


「愿为西南风 长逝入君怀」

绿杨烟外(红杏番外)

大雪三日,人鸟俱绝。

蓝思追以手托腮,斜倚窗柩,神色愀然。蓝景仪见之,甚感牙疼,以掌击其肩,问曰:“又发什么呆呢大少爷?”

蓝思追眼底无波,神色不澜,梧桐更兼细雨,满地黄花堆积,悠悠然一声长叹:“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哎影动摇。”

文青病又犯了。蓝景仪瘪瘪嘴,道:“江澄叫你呢,活着回来再悲春伤秋。”

蓝思追神色恍惚,脚步虚浮、魂游天外,好一似神女归天去,又如那暮初鬼戚戚,飘荡荡向办公室而去。留下蓝景仪在背后腹诽:好好的孩子被数学逼疯了,幸好我机智没有报名。

江澄本欲叫他来批月考卷子,一见他这神色,大为惊疑,适当表达了副班主任对学生的关爱之情:“你这是怎么了?”

蓝思追干巴巴道:“我爸疯了。”

自打重逢金光瑶,蓝曦臣一颗沉寂多年的恋爱心又渐渐复苏。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增奈匆匆一面,他慌慌张张连号码都忘了交换,更不知何处寻觅。只得寄情诗乐,聊慰相思。箫本呜咽,又添他无数哀怨缠绵,八只鸟乐队都改头换面抛弃铁马秋风大散关,改走婉约路线。今年葬花侬笑痴,明年葬侬知是谁;一年三百六十日,刀剑寒霜严相逼。

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航,黯相望。

……

小文青痛诉人间惨案,有道是闭眼断肠睁眼哀,他一怀春少男初解绮思,日日浸淫于无边丝雨细如愁,岂是绝望二字可以言说。

蓝思追怀着无比的庄严郑重,向江老师请教:“天雷勾地火,宝塔镇河妖。老男人的又一春姗姗而至,老师,您怎么看?”

江老师眼放精光,斗志昂扬,欲仿龙城飞将军,不教胡马度阴山:“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邪?等着,我这就去牵红线!”

蓝思追眼睁睁看着他崩了自己的人设,放下手机后流露出一种以他如今浅薄阅历犹然显而易见的骄傲得意与满足之色:“终于有人愿意接手金光瑶这个祸害了,怎么能错失良机!”

话音刚落,只听他背后一声断喝,峰峦如聚波涛如怒,雷霆万钧气吞万里如虎。其形也高大,其势也磅礴,闻者无不战战惶惶,正是政教主任兼副校长聂明玦前来查岗:“都上课多久了?!你们怎么还在办公室聊天?!!!”

江澄:“咳,思追同学,你看这里,注意这个点P,很特别啊,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Fin﹉

*红杏番外 就打了相同的tag(´-ι_-`)

*论统一战线w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