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唤萧 \(*T▽T*)/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昵称 二鱼/滚滚


想法奇多又没有毅力
不要挖坟了,诸君请让我凉了吧…

主产 瑶苏/凌追/[化龙]宁清

涉厨/万厨/清厨
一人扛旗很是骄傲


同担据否 破罐子破摔




偏爱猫、甲鱼、柿子和葡萄


「愿为西南风 长逝入君怀」

红杏(下)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金光瑶抱着金凌,揉脸捏胳膊,面上忽晴忽雨,整一个怀春少女的羞涩纠结兼愁怨。

江澄把金凌抢出来,再给他塞个抱枕,要揉揉这个,再捏阿凌看我揍你。金光瑶哼了两声,抱着枕头翻了个身,面沙发沉默。原先他二人逢遇必吵,这番突然静了一个,到叫人生出些寂寞。江澄给他气的磨牙,颇想教育学生一样把他拎起来骂个狗血淋头。三十挂零的人了还一天到晚装鸵鸟,既然巴巴儿的赶了回来,你躲就能躲过了不成?况且凭你怎的,那蓝曦臣总归还活蹦乱跳,搅得你家神不安灶神不起,哪如他只能年年清明烧一把纸灰?

金凌救场如救火,抢在他恼前开了口,到叫人疑惑是不是存心。舅舅,怎么不见思追哥哥,他都不来找我玩了。江澄黑着脸道玩玩玩,跟个孩子似的,整日净知道玩。今天认了几个字?蓝思追在医院伺候他爸,来不了。

金凌震惊的张大嘴,我难道不是孩子吗?!曦臣伯伯怎么了?

医闹,给开瓢了。江澄轻描淡写,吓得金光瑶一个激灵滚起来,啊?怎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江澄道你天天吃了睡睡了吃,醒着瞅两眼小猪佩奇,你知道?你知道才是见了鬼。金凌骄傲,小酥我都不看动画片啦,以后你还是跟我一起看探索与自然吧。

从扁平猪到立体猪,你们俩是一个世界的。江澄翻了个白眼,起来吃饭,吃完饭去医院。金光瑶捯捯头发不解其意,去医院治你的狂躁症么?江澄再翻了个白眼,去医院掐死你的温柔。说着抱着金凌消失在门口。金光瑶迷迷糊糊呆了好一会,半晌大叫一声,跳起来冲进卫生间。

江澄端着饭出来正撞见他拉开门往外跑,饭都来不及放追上去喊你哪去?金光瑶的声音伴着回声自下而上飘飘上来,去医院掐死我的温柔!江澄眨了眨眼,平了平气儿喃喃道,穿拖鞋还跑这么快,成精啦。

金光瑶脚踩油门一路狂飙,过五关斩六将杀进云院。停好车出来才想起件大事,出门太急忘了问蓝曦臣住哪。偌大云院从何找起?金光瑶一拍脑门,忘了他是医闹出的事,找个护士随便问问想必都一清二楚。

果然蓝医生好找得很,医院为表彰其舍己为人的精神特意批了个单独房间住,金光瑶摸上去的时候蓝曦臣正和他儿子在聊天,脑袋上缠着一圈纱布显得特别好笑。金光瑶没有进去,杵在门口等蓝思追出来好进去跟二哥说两句话,结果一等就等到了天色黑尽医院下班。蓝家父子一起出门,看样子是要出院回家。

金光瑶连忙追上,刚刚哎了一声又连忙闭嘴。他突然意识到无法解释为何自己会突然出现,出现了又是要干什么。说起来他也弄不清自己的目的,脑子一热冲出来又着急忙慌等待半天,中间那么长一段时间让他编造理由竟被白白浪费,好像他过来这一趟就是为了看他一眼,确认他还活蹦乱跳,好好儿站在这人世上,搅得他家神不安灶神不宁心神不定。手忙脚乱无地自容,金光瑶连忙缄口,想把自己再藏进黑暗中。

奈何冬夜寂静,显得响动格外突兀。蓝思追先停了步子道,爸,是不是有人在叫我们?蓝曦臣跟着他停了脚步转回身去,刹那笑容僵在嘴角。

阿瑶?

金光瑶张了张嘴好容易才找回声音,干涩涩拉着嗓子划出声二哥。他窘迫的又向后退了两步,一下撞在墙上。突如其来的一下子不甚痛,却吓得他心跳一停。数年未犯过病的胃又张牙舞爪起来,刀搅般撕拉痛觉神经。彼此都沉默着没了后话,一时间一片寂静。

最后蓝曦臣先开了口,这么晚了,阿瑶你在这……

我,我刚刚到。金光瑶扯了扯嘴角,习惯性扬起微笑。听说二哥受伤了,我正好办事路过云院,就过来看看。二哥伤可重么?

蓝曦臣道,无妨,破了道口子罢了。恐怕是要破相啦,呵呵。

蓝思追不赞同的挑挑眉毛,腹诽您还嫌伤得不够重怎的,明明那一电脑下去险些就给你拍的没了命,这会儿倒是打肿脸充胖子。

蓝曦臣听见儿子几乎微不可闻的一声冷哼,不禁汗如瀑布下,生怕他把事情抖落出去,连忙把思追往前一推,这是我儿子愿愿,愿愿,叫金叔叔。

这下金光瑶是不得不过来了,跟蓝思追相互见过,暗忖这孩子生的好是好,却不像二哥。想是随妈多一些?思及此不由好奇,暂把尴尬放在一边,问,怎么不见嫂子,只让侄儿一个受累?

蓝家父子面面相觑。嫂子?那是什么?蓝思追目光渐渐变得复杂,看一眼金光瑶又看蓝曦臣,小小声道你不是说我是你克隆出来的么,哪又来的一个妈?

蓝曦臣这回震惊了,顾不上还有金光瑶在场便抓着他儿子问,你再说一遍?你哪来的?

蓝思追眨眨眼,魏叔说我是克隆羊多莉,二叔也这么说。
下次见了你大爷记得告诉他打你二叔一顿,蓝曦臣轻咳一声,误人子弟,让你金叔叔笑话。

金光瑶连忙接上打圆场,原是我不知,还请二哥原谅才是。蓝曦臣道非也非也,还是要请阿瑶莫笑话。

蓝思追心里翻了个白眼,面儿上彬彬有礼。金叔叔您能帮个忙么,我实在是架不动我爸了。金光瑶连忙应好,一左一右搀起蓝曦臣下楼。俩一米七出头的矮子中间夹一大高个儿,不由生出些惺惺相惜。

蓝思追道,爸,您该减肥了,我和金叔两个都架不动你。
蓝曦臣叹气,这话你一个月跟我说八次,还教着鸟也说,你还想怎的?

我一个月说八次您也不听啊,我能怎的,不信您问金叔,是不是重得让人直不起腰。

那是因为咱俩真的矮。金光瑶心里叹气,少年醒醒,认清现实很重要。他矮了多少年,早就承认如此残酷现实,蓝思追还小,该在这路上多经历几番风雨,才能茁壮成长,承认身高。想到这儿金光瑶一抬头,正对上蓝曦臣无奈眼神,两人相视而笑,一时都生出些恍然。仿佛这一眼又回到以前那些日子,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三人吭哧吭哧下了楼,迎面撞上抱着金凌拎着礼品的江澄。蓝思追率先脚下一崴倒退一步,跟着金光瑶也往蓝曦臣背后一躲,把舍己为人的蓝医生推出来独个儿直面风暴。

江澄道,蓝医生老婆儿子左拥右抱坐享齐人之福,日子过得甚好。这点薄礼不过家姐一点心意,谢您对金凌关照之情,还请务必收下。

蓝曦臣连道惭愧,把背后蓝思追往前一推,犬子顽劣,您多费心。

蓝思追接过兴高采烈要哥哥抱抱的金凌,还没来得及反驳顽劣之说只听江澄又道,金光瑶你躲什么?你哥让我问问你脚冻掉没有。这天气就敢穿着拖鞋往外跑,你要成精啊?

金光瑶道你觉不觉得你越来越婆妈了,我不过是一时着急忘了换掉……说到后面声音逐渐减小,几双眼睛别有深意的胶在他身上,容易分辨的只有江澄的幸灾乐祸。

金凌打了个喷嚏,吸着鼻子道思追哥哥你今天晚上住我家好不好?爸爸妈妈不在家,我不想跟舅舅住学校。

恁大胆!金光瑶一哆嗦,几乎想见江澄下一秒暴跳。那想江老师轻轻一点高贵头颅,道那思追住客房,金光瑶你今天没地方住了。

感情是在这儿等着。金光瑶差点跳起来,火石电光心念一闪,接上江澄意味深长的眼神,转而看向蓝曦臣。蓝曦臣再叹气,阿瑶跟我走,愿愿你坐客要礼貌。蓝思追嗯嗯两声算是应了,欢天喜地送别他们,转身对江老师一通崇拜。

江老师拍拍手,面色轻快眼神激动。终于送出去个大麻烦,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对积极提供情报的蓝思追也不吝赞美,一踩油门带俩孩子奔上一身轻的康庄大道。

蓝思追悠悠然一声长叹,终于看到摆脱纱窗日落渐黄昏金屋无人见泪痕的鬼日子的曙光,翻身农奴把歌唱。唱着唱着想起来家里那八只鸟的调调还没有改回去,不由唉声叹气担忧起他老爹的光辉形象。

蓝曦臣更早把这事儿忘得一干二净。打他看见金光瑶那一刻便一脑子混乱。两人上了金光瑶那刚开上没几天的车,满车也没找见点保暖的东西。于是蓝曦臣把人摁在副驾驶坐好,脱了羽绒服给他暖脚。

金光瑶倒没多不好意思,从前通宵的时候蓝曦臣也这样看顾他,笑道老大不小了还是笨手笨脚,想来二哥要笑话了。

蓝曦臣亦笑,亏得你知道。愿愿从小都是自力更生,你反倒不如孩子了。

金光瑶彻底迷茫,蓝思追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未等他问,蓝曦臣倒是解释起来,这么这么一回事一讲,金光瑶恨不得从车窗跳出去。

他二,他傻,他冲动。冲动是狗熊,狗熊坏大事儿。金光瑶你个没用的玻璃少女心,什么事儿没搞清楚就瞎跑。车里暖风开的挺大,金光瑶觉得背上渗出汗意。谢天谢地,江澄只知道他苦苦单相思,不知道什么造成了他单相思。数学老师嘴巴坏得像教语文的,句句带刺儿针针见血。金光瑶你躲什么怕什么逃什么,闷头胡思乱想能追到蓝曦臣不成?该出手时不出手,回过头来你连哭的地方都没有。金光瑶原先还很讲道义的想着我这是不破坏别人家庭幸福,今天才知道十多年伤感彻头彻尾都是一场自怜自哀的独角戏。

……好想骂娘。

金光瑶把脸埋进羽绒服的帽子毛里掩饰自己面目狰狞,绝望的思考对策。早知道不一个人跑出来了,这下可好,前有天掉的馅饼不知下面是不是陷阱;后面过河拆桥,江晚吟把他的后路堵的严严实实。论理他该像和薛洋吹牛时一样,大步流星往前冲,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不还就不还,死得其所,快哉快哉。可这阵儿他又退却了,万丈豪情给大起大落扑得颤悠悠。

哎我急个什么,他又跑不了,温水煮青蛙,一切慢慢来。金光瑶打定主意抬起头道,二哥你吃饭没,没有咱们去吃炸鸡可好?

蓝曦臣十分配合,这次再见仿佛没了别扭,自那一次对视似乎是找回了从前相处的感觉。方向盘一转风驰电掣,最后停在KFC前。

两人相视无言,半晌金光瑶道,今天没有鸡腿堡。蓝曦臣道,今天炸鸡第二份半价。于是两人又对视一眼,下车吃饭。

学生时代洋快餐刚刚流行起来,食堂饭菜太过感人肺腑时他们也常翻过墙头去打打牙祭。政教老师围追堵截的厉害,常常刚填饱的肚子又在游击战中瘪下去,末了白忙活一场,饥肠辘辘自习到半夜。

蓝曦臣家境尚可,同时负担着两个抽条时期的少年也拿得出补贴,每月除却饭钱还剩点零花,能让蓝家兄弟两个显出一种不同于同龄人慌惶的从容。金光瑶则不然,那时他尚未回到阔气父亲的怀抱,家里省吃俭用出一点点钱给他买资料,整日整月不见荤腥,就着开水狼吞虎咽两个馒头才是常态。

那会儿金光瑶脸上永远都是吃不饱饭的菜色,跟不上营养造成的矮小个头使得他这跳级生在一众大孩子中显得尤为可怜。蓝曦臣和他走得近了后就常常丢了中规中矩的壳儿带他出去吃喝。原本蓝曦臣是个节省的,零钱都支援了弟弟买玩意儿,往后便省着补贴金光瑶。宿舍长聂明玦对他们违背校规校纪的行为嗤之以鼻,却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偶尔班主任心血来潮检查宿舍,聂大哥缠着老头问题一直问到两人偷偷翻窗回来。

可惜好日子只过了一年,一年后聂明玦就高考走了。散伙饭上三人醉的七荤八素,硬是把蓝曦臣藏得极深的武侠书痴属性暴露出来,扯着两人要拜把子,往后倒也兄弟之间称得顺溜。

聂明玦走后学校换了领导,新领导一身浩然正气,大刀阔斧整顿伙食。学生食堂也有了梅菜扣肉粉蒸排骨,晚间常有面饼夹肉一类简易汉堡。味道没有好到哪里,胜在价格实惠。那时金光瑶接了个代做作业的活计,每月多出十几块剩余,月末不回家便拉着蓝曦臣到食堂点平日舍不得吃的大肉,带着复仇般的恨意咀嚼并不烂透的纤维。吞咽时好大一块哽在嗓子眼,吐也不是吞也不下,硬生生哽出泪花。

那时候哪有精力顾及姿态好看与否,狰狞的把全部压力发泄在咬合之时。肠胃的空虚让他分不出精力在外形修饰上,有时恨不得能卖掉那做也做不完的昂贵资料换两顿不用提心吊胆的昂贵饭食。

然而他不能这样,家庭经济早早限制了他的出路。金光瑶若想有条安逸前途,便只能寄希望于那几页薄薄试卷。那是他看着从容不迫喝着牛奶背书的蓝曦臣,羡慕而又嫉妒。安逸的孩子永远不会明白他们的着急慌乱,更不能懂为什么有人张狂又怯懦,自负又自卑。

金光瑶对蓝曦臣倒是生不出恨意,他憧憬着那一份从容不迫的光芒。待他被父亲接回家里,衣食无忧使他渐渐也生出了一份从容。可他对蓝曦臣的憧憬却一如往昔。兴许是他被肉块噎得狼狈不易是对方地上的牛奶,温暖柔滑若春风和煦,润物无声划去他青涩棱角。不知不觉将对方捧上神坛,又依依不舍牵连留恋。

而今金光瑶早对肉食失了执念,甚至也失了戾气张狂,覆上温暖柔滑面具。只是剥茧抽丝,扒开那看似坚硬的外壳他也还是那跟在蓝曦臣后面,小心翼翼慌慌张张的拘谨少年。

蓝曦臣很怀念的啃着儿童套餐里的薯条,道好久都不曾吃过这些东西。家里的小孩太早熟到叫人失了很多乐趣。说话间一直瞄着那两个太空垃圾机器人似的赠品玩具, 眼中流露出令人费解的兴奋光芒。金光瑶这些年在国外饱受这些东西摧残,一言不发啃着鸡肉。一成不变的普适性味道今日好像格外可口,到不知是从前靠吃肉冷静的潜意识缓解了紧张还是本就不曾紧张。两人天南地北漫无边际扯了半日闲天,仿佛又回到了那段翻墙吃东西的日子。只是这回不再担心政教的巡逻老师。

待到鸡肉既尽杯盘狼藉,两人收拾东西准备撤离,在那俩附赠的玩具如何处理上生了点踟蹰。金光瑶嫌那土黄色太丑原想扔了了事,想起蓝曦臣盯着玩具那令人费解的兴奋不由脱口而出,二哥不如把他们给愿愿拿回去吧?说完便想给自己一巴掌。蓝思追个已经到了犯事得进局子年纪的少年,再幼稚也不会对这东西感兴趣。自己是吃饱了撑得脑子都不动了吗?

不想蓝曦臣兴奋道,你不知道,愿愿小时候就喜欢拿着玩意演情景剧。从前有一次套餐送了两只小蝴蝶,他左手拿一个对右手的说,我好喜欢你啊,右手那个对左手那个说,我也喜欢你呀,然后两只蝴蝶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从小就一个人分饰两角的玩,特别锻炼思维。所以现在数学学得特别好。阿瑶你不如给金凌拿回去,可说不准这童言童语又要出什么妙趣儿。

金光瑶心道这开发思维是假,逗弄小孩才是真。然而还是都接了过来,想想金凌左手拿一个垃圾人对右手上的说,我好喜欢你啊,右手上那个再说,我也好喜欢你啊。好玩是好玩,就是太冒傻气。兴许让江澄看见会把他这
教唆孩子犯傻的罪魁打死,再把垃圾人请进垃圾桶。

正胡思乱想,只听蓝曦臣噗嗤一声。金光瑶回过头来,发现蓝曦臣正拿着个垃圾人冲他笑,赫然是刚到他手上的其中之一。

什么时候到他手上去了?正疑惑,那蓝曦臣笑道,二哥也喜欢阿瑶呀。

金光瑶的脸刷的就红了。后知后觉恐怕自己又犯了老毛病,下意识还原了想象的动作,一不留神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那蓝曦臣笑得跟以往一般温文尔雅,不知怎的落在眼睛里就多了点奸猾狡诈意味,哪还像是个头缠纱布的重伤员。

刚刚还想着温水煮青蛙,怎么一眨眼就生啃蹄膀似的把自己卖了?金光瑶还没来得及懊悔,只听蓝曦臣道,是我莽撞了。不过阿瑶,你愿意……

金光瑶只觉得胃里的肉块又翻江倒海起来,头皮一层层炸开,血气都朝脸上涌去了。他战战兢兢的等着二哥把话说完,谁想比上次那八重唱多了三分凄凉三分哀婉的鸟叫声又响了起来。蓝曦臣不得不接通电话,蓝愿愿的声音穿空而来:爸!你刚才怎么不接电话?!上次叔公说要来搬鸟和那盆杏子您还记得吗?

刚刚叔公打电话啦,他的火车明早就到,哆来咪发和那盆杏子您可收拾好了么?!

Fin﹉

*红杏这个意象 假装是红鸾星什么什么的(pei

*谈恋爱太难了 写得可痛苦qvq 以后还是专心胡闹吧x

*原著思追和蝴蝶太可爱了(////)

*一点点隐藏羡澄就不打tag了w

*孩子孩子下系列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