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唤萧 \(*T▽T*)/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昵称 二鱼/滚滚


想法奇多又没有毅力
不要挖坟了,诸君请让我凉了吧…

主产 瑶苏/凌追/[化龙]宁清

涉厨/万厨/清厨
一人扛旗很是骄傲


同担据否 破罐子破摔




偏爱猫、甲鱼、柿子和葡萄


「愿为西南风 长逝入君怀」

怨侣


二十一楼高不高?高,坐个电梯三十秒;不高,摔下来砸成一滩泥。蓝思追没过百的体重鬼似的趴在他背上。轻飘飘呼出毛绒绒的热气。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背我上楼,或者拉我私奔。

业务小伙儿急得满头冒汗,规整制服给揉成咸菜团。狭窄楼道里交织了近十种香水味道,男士女士,昂贵低廉,搅和出一团五彩斑斓的喜气洋洋。

小伙一遍遍陪着小心,身后露俩白腿的小姑娘一个劲儿打电话,电梯怎么还不下来,误了吉时怎么是好。

中不中洋不洋,西装革履偏要配上龙凤呈祥。吉时一分一秒临近,电梯迟迟不愿下楼。送亲兄长背上新人悠悠叹了口气,道莫等了,上楼吧。

龙凤呈祥附送一套粥国特色结婚程序,嫁人的那个要娘家兄弟背到新房。蓝家人虽多,辈分年纪合适的只有蓝景仪一个。昔日发小只得兄弟相称,一个背得不情不愿,一个笑得虚情假意。

众宾客闻言倒吸一口冷气,不知是新人恨嫁,或者这两位仇深似海。人人都怕蓝景仪气性上来给他丢在地上,那就是千年一遇的旷古好戏。然而景仪哥哥深吸口气,一言不发转战阵地。假哥哥背着假弟弟,一步一步向上爬。黄鹂鸟在二十一楼志得意满,尾翎翘得像要开屏。紫莹莹葡萄一层层打着转儿滚到脚底,被毫不留情的踩得稀烂。

这若算工伤,不知能否多赖两天床。

蓝景仪送货上门,银货两讫,轻飘飘的蜗牛壳儿给扔进黄鹂鸟轻飘飘的怀抱,剩下一截软体蠕动着滩成一团烂泥。

芙蓉帐暖度春宵,夜雨闻铃肠断声,防盗门薄薄一层合金隔开天光水色。群燕辞飞,草木摇落,生命不可承受之轻比蒲苇还擅飞翔。三杯老酒下肚,灼热覆盖了背上先前的温柔暖意,最后熊熊燃烧,无处释放。

欧阳子真站在楼梯口,稀薄楼灯盖在他身上。像人,似鬼,阴嗖嗖过堂气澎湃着腾越而起。

英雄啊英雄,金家得给你单开一桌。

滚!老子腿要残了,你还说风凉话。

风凉风凉,风流者凉凉。欧阳上前架起他,走吧兄弟,蓝家的场子还要你露一小脸儿。

蓝思追出嫁,蓝氏继承人只能是他。今日兄弟情深背他二十一楼,明天或许为了毫厘微末反目成仇。

他是他前途的牺牲品,是一场金碧辉煌政治联姻上朝不保夕的过河卒。江晚吟威震十六城,当年照样得低眉顺目送姐姐上花轿。血脉情深扛不过富贵荣华,只是一个逼不得已,一个未雨绸缪。

天晴天阴,云卷云舒,阳光像是浮于表面的汉赋,繁华用手轻轻一抚便是荒芜。

东风吹水日衔山,春来长是闲。落花狼籍酒阑珊,笙歌醉梦间。

蓝愿蓝愿,愿你我自此再不相见。

*现代豪门恩怨(?) 鬼扯一小段 不知道有没有下文所以没打fin(´-ι_-`)

*配合 「蜗牛与黄鹂鸟 」,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乁( ˙ω˙ )厂



评论(2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