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唤萧 \(*T▽T*)/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昵称 二鱼/滚滚


想法奇多又没有毅力
不要挖坟了,诸君请让我凉了吧…

主产 瑶苏/凌追/[化龙]宁清

涉厨/万厨/清厨
一人扛旗很是骄傲


同担据否 破罐子破摔




偏爱猫、甲鱼、柿子和葡萄


「愿为西南风 长逝入君怀」

打黄莺【伍】


储秀宫离御花园不远,大动静都能听见。茗霜胆战心惊的,不知道吵吵嚷嚷是出了什么事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茗霜赶紧开门,将主仆二人迎进屋中。

两人都惊魂未定的,茗霜赶紧端上茶,问:“出什么事了?”

张洪涛连灌三杯,这才舒了口气说:“御花园里有个刺客,幸好被禁卫军赶走了。”

茗雪啐了一口说:“真晦气,怎么偏偏让咱们赶上了!还是陆节带的人,那个大嘴巴肯定会到处乱说。”

张洪涛说:“幸好是陆节带的人,才会替咱们遮掩。要是换了别人,咱们可没有好日子过了。”

茗雪说:“那刺客的轻功真好,不知陆节跟他谁厉害?”

张洪涛说:“咱们都不懂武功,谁知道他们呢?”

乌云飘来遮住了月亮,夜色变得沉郁,如墨汁般混沌。人声寂静,草虫也停止了嘶鸣。一夜无话。

次日晨起,张洪涛在枕头上发现两根树枝,是昨晚在草丛里乱滚留下的。连忙让茗雪细细挑了一番头发,生怕还有破绽。

茗雪说:“昨晚那么大动静,皇后肯定知道了,一会儿问起来,咱们该怎么说?”

张洪涛说:“若是那刺客被抓住了,就以实相告;若是没有,就说起夜时看见黑影路过,疑心是刺客,担忧皇上安危才跟上去的。”茗雪记下,两人收拾停当,急匆匆赶往坤宁宫。

刚到坤宁宫门口,彤云就迎了出来,说:“慧小主可算来了。昨晚之事娘娘已经知道了,特意让奴婢在这儿等着小主,告诉小主,一会儿若是有人问起昨晚之事,小主务必说是起夜时撞见了可疑人,才追上去的。”

这话竟与张洪涛自己找的托词一模一样。张洪涛答应了,心想:皇后竟然替他遮掩,看来今天群妃来者不善。

因为收拾久了,等张洪涛走进正殿,众嫔妃都到齐了,视线都汇集在他身上。张洪涛心说不妙,低着头快步走向自己的位置,听见郝贵人冷笑了一声说:“太后娘娘的侄子就是尊贵,这才进宫几天,请安就敢迟到了!”

刘贵人说:“换了郝贵人半宿没睡,这会儿未必能起得了床吧?”

郝贵人“你”了一声,却被打断了:“都闭嘴。大清早的,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这声音很陌生,张洪涛偷眼看那说话的人,坐在郝贵人上手,穿一身墨蓝色衣服,花纹繁复,溢彩流光,分外华贵。面容十分清峻。正歪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侍童给他按揉着肩膀,仿佛这坤宁宫是他的一样。

原来这就是昨天没有见着的明妃娘娘。这样人品竟然能和皇后分庭抗礼,张洪涛不由添了几分好奇。这时一阵珠帘叮当,皇后终于到了,众嫔妃纷纷起身请安,皇后挥了挥手,说:“都坐下吧。”

众人谢了皇后坐下,只有张洪涛还跪着没敢动。

皇后问:“慧常在,你还要跪着做什么?”

张洪涛请罪说:“回娘娘话,臣妾昨夜夜不宿,违反规制,请娘娘责罚。”与其等着别人挑起话头被动挨打,他还不如先自己认罪。

皇后却是一副茫然的样子,说:“哦?怎么回事?”

明妃抢在张洪涛前面,懒洋洋的说:“皇后娘娘竟不知道吗?也是啊,毓庆宫清凉舒适,一夜好梦,自然错过了许多闹心事。”

郝贵人说:“皇后娘娘还不知道,昨晚慧常在立了好大功劳,抓住一个刺客。就是不知这夜深人静的,慧常在你在御花园做什么,吃多了消食吗?”

张洪涛说:“贵人说笑了,臣妾自幼身子不好,有失眠的毛病,昨晚又睡不着,就在院子里走了两圈,谁想到看到一个黑影倏地从房顶上过去了,臣妾疑心是刺客,怕他危害众人,这才追了出去。”

明妃说:“哦,原来慧常在还会功夫,否则夜深人静,怎么敢一人追上去,原来是艺高人胆大呀!那请问慧常在,那刺客使的什么功夫,穿了什么衣裳?有没有蒙面,有没有武器?”

皇后说:“你真是胡闹,从小你就没碰过刀枪,这会儿倒敢一腔热血的去追刺客了!”

张洪涛说:“回娘娘话,臣妾并不知道什么武功,只是看话本子里那些江湖草莽都是高来高去,蒙脸穿一身夜行衣。那人也穿黑衣服,蒙着脸,所以臣妾才会追上去,情况紧急,也就顾不得会不会功夫了。”

刘贵人说:“大内侍卫都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让这刺客混进宫了!”

郝贵人说:“你紧张什么,我听说这样打扮的多是采花贼,难道能采到你身上去?就算是杀人的,你有什么值得人家动手,难道你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刘贵人说:“你简直是胡搅蛮缠,那你说是怎么回事?”

郝贵人说:“我可不知道,我一没有吃撑要消食儿,二没有做过见不得人的事,孤陋寡闻,只能等陆统领把他抓住听故事了。要是刘贵人觉得陆统领没用也可以自己去找皇上请命呀,你把这件事办漂亮,皇上一高兴,说不定还给你个妃位坐呢!”

皇后说:“吵什么吵!慧常在这次办事欠妥,但是毕竟出发点是好的,也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就将功抵过了吧。”

正说着,只听宫外响起一声圣旨到,皇后连忙率众嫔妃接旨。李缜走到殿中,缓缓展开圣旨念:“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慧常在勇拦刺客,朕十分感动,特晋为贵人以作嘉奖。望众妃以为榜样,钦此。”

张洪涛蒙了,愣了一下才接过圣旨。皇上不知道脑子里装了什么,竟然来了这么一手,不愧是大齐国唯一一位选男妃的皇帝。但是这样一来,皇后即使想罚他也不能过于苛责。张洪涛不禁有些感动。印象里的皇帝表哥是为不靠谱的温柔美男,多年不见,他不仅越来越不靠谱,想不到温柔也没有丢。

李缜和蔼的说:“恭喜慧贵人呀,您可是咱们大齐国第一位未侍寝就先晋封的嫔妃呢,果然是秀外慧中。皇上让您好生休养,下午薄太医会来给您诊脉。”张洪涛连说谬赞,再谢了皇上,然后退下了。

晚风将李公公送到宫门口,笑着说:“辛苦公公了。”说着将一个荷包塞进李缜袖口。李缜笑咪咪的收下了,说:“公子替老奴转告娘娘,陆统领未能抓住刺客,皇上已经让他和大理寺共同调查了。”

晚风说:“奴婢明白了,只是,公公,今日这诏书怎么这么的……朴素?”

李缜说:“刺客潜逃了,皇上只好自己动手了。”

两人会心一笑,各自散开。

张洪涛虽然被升了贵人,但公案还没有完,不能草草了结。众妃继续会审。贤妃说:“既然皇上嘉奖,我看也不必罚了。”

明妃说:“皇后娘娘原先说是功过相抵,可以不罚了。可如今有功受了赏,有错也就不能不罚了吧?否则日后人人有样学样,这宫里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

皇后说:“那依明妃之见,该如何呢?”

明妃慢慢说:“夜不归宿,有违宫禁。如此放荡,难免日后做出轻浮孟浪之事。既然未侍寝已晋封了,想来也不着急侍寝了,就先学上半年宫规吧。”

他说的轻描淡写,众人却都大吃一惊。刚入宫便半年不曾侍寝,来日还怎么在宫中立足。皇后皱了皱眉,说:“如此太过苛责,还是罚俸三个月,以敬效尤吧。丽嫔,你是储秀宫主位,却连妃嫔出宫都不知道,实在失职,罚俸一个月。刺客之事自有皇上做主,你们不得补风捉影,乱嚼舌根。”

众嫔妃答应了,告退而出。明妃最后起身,冷冷的看了皇后一眼,也搭着侍童走了。

晚风悄声说:“李缜说陆节已经把大理寺盯住了,娘娘可以放心了。”

皇后说:“盯住就好。要不是慧贵人昨晚这一出,本宫还真不知该拿什么由头制住那边。”

晚风笑着说:“他也算是一员福将。娘娘替他求了这么大的恩典,慧贵人该好好谢谢娘娘。”

彤云说:“未侍寝先晋封虽不合规矩,却不知有多少人眼红呢。唉,娘娘为什么不听明妃的,只罚三个月银子有什么用?”

晚风说:“你傻啊,皇上都下了圣旨,娘娘再苛责,岂不是违背圣意。还不如罚他月钱。再说鱼大人被他气得不轻,难道会让他好过吗?他进谗言,可比娘娘吹枕边风张狂多了。”

皇后说:“鱼流闲锱铢必较,张洪涛昨天把他从树上撞下来,他能不千方百计的报复吗?你们看明妃那个样子,又岂会善罢甘休。让他们好好斗吧,咱们正好腾出手,好好查查大理寺那个姓岳的是怎么回事。”

张洪涛回到储秀宫,先去向丽嫔请罪。丽嫔笑着说:“有什么,我又不缺那点银子,再说你协助禁卫军抓刺客,我羡慕你还来不及呢!”说完又细细问他经过。张洪涛担心说多了露馅儿,给他讲了个大概,就推说身体不适告辞了。

回到自己屋中,明霜捧上茶问:“怎么样?皇后可有为难小主?”

张洪涛说:“罚了一季银子,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明妃颇为奇怪。”

茗雪气哼哼的说:“臭着一张脸,跟谁欠他二五八万似的。长相也就那样,真不知皇后哪里被他比下去了!”

茗霜惊讶的说:“明妃为什么针对小主?是不是你想多了?”

茗雪说:“这可不是我乱想的,皇后、贤妃都说不怪小主了,就他一直穷追不舍,还想免了小主侍寝。”

张洪涛沉着脸说:“我听说明妃从不参与这些,为什么今天却专门跳了出来?我一没有圣宠,二来太后、皇后还在那儿摆着,他这样做,是不是相党要对太后一派动手了?”

茗霜说:“如果是这样,那麻烦就大了。太后一旦和丞相正面斗起来,皇后是指望不上的,咱们压力就太大了。”

张洪涛说:“还是先探探消息,要是真有不对,爹会告诉咱们的。当务之急,只有尽快得到皇上的宠幸,这样即使他们真的斗起来,咱们也能先保全自身。”

茗雪说:“小主你也看见明妃那个样子了,这会儿他能出来了,皇上肯定又要住在长春宫了。”

张洪涛也想到了这一点,十分忧愁的说:“唉,如今也只能希望明妃能给他那两位盟友一点面子了。刘贵人、岳常在侍过寝,太后才好跟皇上开口,明妃也就拦不住了。”

茗雪惆怅地说:“要是小主能跟女人一样给皇上生几个孩子,就一劳永逸了。”

茗霜骂他说:“你少胡思乱想了,小主要真给皇上生了孩子,肯定会被当成妖怪拉出去打死!你忘了那年烧死的那个神婆了?”

茗雪不由的缩了缩脖子。茗霜说:“其实办法也不是没有,只不过比较难以实现。”

茗雪连忙问:“你别卖关子,快说!”

茗霜说:“皇上对丞相太后的人都不放心,是因为他们都是外姓人,会威胁兰家江山。可是你们忘了,沁岚公主和皇上才是血脉至亲,都是兰家的嫡子嫡孙,要是沁岚公主引荐的人,皇上一定不会顾虑的。”

茗雪泄了气说:“你还说我胡思乱想,你这才是异想天开!沁岚公主可是皇上最宠爱的妹妹,肯定和皇上一样恨透了太后,她怎么可能帮咱们?”

张洪涛却说:“这倒是个好策略,你们忘了卫子夫的事吗?公主虽然尊贵,但这都是因为皇上是她的亲哥哥。一旦江山易主,她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所以皇上是一定不会怀疑她的。而且选秀时我见过公主一面,是个可以结交的人。”

茗雪说:“小主,你是不是急傻了,外面情势未明,咱们就打算换棵大树乘凉,太后知道了不会给咱们好下场啊!”

张洪涛说:“这叫走一看三。不过你说的对,太后耳目众多,万一让她知道不是好事。咱们还是先看看情况再说。”

Fin﹉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