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唤萧 \(*T▽T*)/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昵称 二鱼/滚滚


想法奇多又没有毅力
不要挖坟了,诸君请让我凉了吧…

主产 瑶苏/凌追/[化龙]宁清

涉厨/万厨/清厨
一人扛旗很是骄傲


同担据否 破罐子破摔




偏爱猫、甲鱼、柿子和葡萄


「愿为西南风 长逝入君怀」

星缘


金光瑶对流星有种莫名的迷信,这可能来源于幼时众女子对他的谆谆教诲,以至于金光瑶成为仙督后也没有改掉对着流星许愿这种幼稚的行为。

其实教给他“对着流星许愿会心想事成”的女子们并没有见过流星,也自然无从验证这种事情的真假。流星只是她们的一种精神寄托,是在秋月春风等闲度之余对生活最后的企盼。

但金光瑶不一样,金光瑶是见流星见到吐的人。每当夜深人静,他还在洗碗洗衣服打补丁……的时候,天边总会“biu——”的划过一颗拖着长尾巴的星星,它灿烂的光辉渐渐失落在夜幕下。金光瑶起初还会抬起头冷淡道:“呵,流星。”然后继续埋头干活。后来连头都懒得抬了,只听那东西空中biu来biu去,没完没了,烦不胜烦。

这样相安无事过了许多年,在某个白天又被嫖客狠狠作弄以后,金光瑶终于对着又一次在眼前飞过的流星爆发了:“你有本事biu,你有本事干正事呀!你能让那狗官倒霉吗?能吗!啊!!!”话音刚落,只见那颗流星猛的闪烁几下,发出极为耀眼的白光。金光瑶头一次见到这东西有和从前不一样的反应,有些惊疑不定,愣在原地。

未等金光瑶咆哮的余音完全消散,只听院外传来一阵嘈杂之声。一群官兵破门而入,对每个房间进行大肆搜查。原来是巡按御史组突击夜查宿柳眠花的官员,本朝律例严酷,撞到这个枪口上官员一辈子前程也就完了。巡按御史组训练有素,经验丰富,麻利的将违禁人员串成一串蚂蚱押解回衙门。当金光瑶在其中找到白天欺侮自己的那个官员,面部不由的凝固了。

那颗流星在天边炫耀似的闪了几闪,这才慢慢消失。

金光瑶:“……”从来不知道女人的八卦也有能信的哦?

从此金光瑶和流星的友好关系一日千里,和谐相处。

幼年的金光瑶常常面临被群起而欺的困境。相比起整治那官员只敢暗中祈祷天助,金光瑶更愿意靠自己的力量打败同龄人,不论是一个,还是一群。

“所以,请让我长高长壮吧!”金光瑶冲流星喊道。

只见那流星猛烈的抖动几下,改换轨迹,一头栽下。不多时,整条街都被惊醒了,众人嚷嚷着“着火了,快救火啊!”纷纷跑出家门。

金光瑶自我催眠:“不关我事不关我事不关我事……”

这个愿望实在是太沉重了。下一次金光瑶只好退而求其次,要一个大哥罩着他,带他装x带他飞。

后来他果然有了一个大哥,不光带他打架,而且还打他;带他飞是不可能了,还阻止他装x。

金光瑶第一百零一次被聂明玦的四米大刀追得满校场跑时,想起当年虔诚的向流星许愿的自己,恨不得回去掐死那小孩儿。

天长日久,金光瑶对流星的运用愈发得心应手,可谓指哪儿打哪儿,弹无虚发,并且威力有逐渐扩大的趋势。

蓝曦臣携书逃入云梦,为金光瑶所救。金光瑶那时还是乐善好施的纯良少年,对蓝家的悲惨遭遇深表同情,义愤填膺,对着那晚路过的流星对歧山温氏致以最诚挚的祝福:“过街温狗,人人喊打,得而族灭,以全正道!”

蓝曦臣崇尚科学,对金光瑶的神棍行为理解不能。金光瑶仰天一声悠悠然长叹,想当初他也安能摧眉折腰事鬼神,使我不得清净夜,最后还不是拜倒在大自然原始力量的淫威之下。

Biubiu流星,过我夜空,纵我无视,它总有办法传销成功。

很快,射日之征爆发,岐山温氏陨落。金光瑶掸掸衣角:事了拂衣去,深藏声与名,一跃成为仙门最风光的新秀。

知道内情的蓝曦臣:“……”再也不相信本本主义了。

据坊间流传的话本子研究表明,流星严格遵守物理定律,它不生产事物,它只是事物的搬运工,不能创生不能湮灭,不能回溯时间,更不能起死回生,只能创造让两者相遇的机缘。比如第一次替金光瑶教训那官员,就是创造了让御史组和那官员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见面的机缘。所以金光瑶许愿要个大哥,流星不会凭空变出个金某某,它只能创造让金光瑶被聂明玦发掘的机缘。而想让孟诗复活,却是不可能实现的。

总之挺邪乎的。金光瑶许愿要个大哥,于是他就被聂明玦发现了;许愿要个老师,蓝曦臣抱着书出现在云梦;要个媳妇儿,秦愫在恰当的时候与他邂逅;要个朋友,薛洋从天而降。

但是。金光瑶咬牙切齿道:“我让你复活我妈你做不到,我要个大哥,你给我送来个拿我当儿子训的爹!要个老师,你却给我送来个闺蜜!要个媳妇儿,给我送来个闺女!要个朋友,你给我送来个讨债鬼!你到底有什么用?!!!”

金光瑶深呼吸,对再次路过他窗口的流星心平气和的微笑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还敢再给我送这些奇形怪状的东西,我就让阿凌把你射下来!古有后羿射日,今就有金凌射流星!”

流星惊恐地抖了抖。

金光瑶满意道:“我要一个得力手下。”

后来他收获了上得厅堂、入得厨房、论得诗词、打得流氓、暖得被窝、做事在行,三从四德的苏悯善。这大概是流星办的惟二靠谱的第二件事了。(第一次是初次合作)

春江花朝秋月夜,同与佳人赏星辰。吃饱喝足的晚上,金光瑶拉着苏涉在房顶上看星星。夜空中繁星点点,一齐放出耀眼的光辉,将月亮的风头都压了下去。突然有一条银白的尾巴划过夜幕,接着是第二条,第三条,成百上千条……这是一场无比宏丽的流星雨。金光瑶激动地抓着苏涉的手,想和他分享流星这个绝密大杀器。苏涉却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直勾勾望向天的另一边。金光瑶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只见云层中藏着一颗巨大的火球,附近的星星被它的火焰点燃,在空中划过一条条弧线,消失在天际。最后那个大火球自己也爆炸了。碎块迸射得满天都是,变成了带着火焰的流星……

金光瑶刷的睁开眼睛。没有流星,没有火,他正睡在自己的寝殿,身旁苏涉正一脸担忧的看着他:“宗主可是做噩梦了?”金光瑶想了想,太阳爆炸应该不能算是恐怖片,最多是个伪科幻,于是道:“可能是缺钙了,抽筋。没事,睡吧。”

苏涉不好逼问,只得乖乖躺下。阖眼等了一会儿,听见金光瑶问:“悯善,我要是说,是流星把你带到我面前的,你信吗?”

苏涉道:“宗主何出此言?”

金光瑶催促:“这个你别管,只说信不信。”

苏涉知道他对流星有种莫名的迷信,只当他是睡傻了,又犯二,轻笑道:“苏涉只知道追随宗主是我自愿的,与旁的没有关系。”

又等了一会儿,苏涉以为金光瑶都睡着了,也欲睡去,却听见他突然长叹一声,翻身再次压上自己。

一夜云雨,同赴巫山。

那个梦之后,金光瑶很久都没有再见过流星。听了数十年的声音突然消失,金光瑶很是寂寞了一阵子。最后一次见到它的空中biu的划过,金光瑶只看见一段尾巴掠过月影。那时他正有口无心的念着李涉的《题鹤林寺壁》,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

不久,莫玄羽被逐下金麟台。

Fin﹉

金光瑶并不知道他最后一次看到的那段尾巴并不是流星。和他祝福温氏时见到的一样,那是一颗彗星。

*小剧场:

蓝景仪:大小姐你知道吗,上个月欧阳带他媳妇儿去看流星雨了。流星雨!多浪漫!你看看,人家也是谈恋爱,你和思追也是谈,思追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无聊的木头!

金凌(抽出一把箭):流星雨有什么好看的?只要阿愿想看,我随时给他下一场!!!

蓝景仪:?!!!你是魔鬼吗???

流星:流星委屈,流星做错了什么qwq

*古人以为彗星不祥,彗星现世,是重大灾难的征兆。

*金光瑶个人,cp瑶苏,小剧场凌追,太小了就不打tag了(´-ι_-`)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