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唤萧 \(*T▽T*)/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昵称 二鱼/滚滚


想法奇多又没有毅力
不要挖坟了,诸君请让我凉了吧…

主产 瑶苏/凌追/[化龙]宁清

涉厨/万厨/清厨
一人扛旗很是骄傲


同担据否 破罐子破摔




偏爱猫、甲鱼、柿子和葡萄


「愿为西南风 长逝入君怀」

狗啊!!!

☆不是什么正经故事,写出来给自己找个乐子

﹉﹉﹉﹉﹉﹉﹉﹉﹉﹉﹉﹉

江澄拎着捆成粽子的鸽子在芳菲殿前降落。最近他频繁出入金麟台,金家人都懒得通报了。

手还没放到门上,一个人捂着脸冲出来,撞得江澄一愣一愣的。

屋里,薛洋挑着一筷子鸡蛋吧唧嘴,金光瑶一脸茫然:“他怎么了?”

薛洋吃得很深沉:“可能难吃哭了吧。”

江澄把鸽子丢进去:“赔钱。”

金光瑶把扑上去的薛洋踹到一边,心疼的抱起鸽子:“五十两。”

江澄点头:“拿来。”

“什么?不应该你给我吗?”

江澄挑了挑眉:“行,那你让它下次走门。”

金光瑶很委屈:“它都学会扑窗子把翅膀收起来了,你还要怎样?”

江澄道:“一张碎纸和一张有洞的纸有什么区别?”

薛洋道:“那洞圆吗?圆的话你可以糊个窗花,加强艺术效果。”

金光瑶道:“你换一张窗纸和补一个洞的区别。”

江澄点头:“下次我会带上莲藕炖鸽子来。”

金光瑶:“成,你先把五十两拿来。”

江澄“……”了一阵儿,道:“就这喂得跟鸡似的鸽子,你也好意思要我五十两?”

薛洋点头:“鸽中牡丹天生该骄傲嘛。”

江澄开始转动手指上的紫电。

金光瑶道:“成美,去找悯善要糖吃。”

薛洋嘀咕着他估计还在哭呢,不情不愿的拎着鸽子溜达出去了。

江澄不耐烦道:“到底什么事儿?”

金光瑶神神道道关上门,从床底下拖出一只蔫不拉几的狗:“你瞅瞅。”

江澄道:“你养的?”

金光瑶:“嗯!”

江澄艰难道:“你挺能干的。”

金光瑶笑得怪不好意思:“谬赞谬赞。”

江澄叹气:“你从哪里听出来我在夸你?”

江澄抱起那狗左看右看,翻来覆去检查了几遍,茫然道:“你给它喂了什么?”

金光瑶努力回忆:“也就……一点我做的饭。”

江澄:“就是你打算用来中午招待我的东西?”

金光瑶点头。

江澄:“告辞。”

金光瑶连忙拉住:“别啊江宗主,你行行好救救狗子,我保证今天不进厨房还不行吗?”

江澄略略思考,觉得勉强可以接受,又不忍心看狗受苦,抱它去洗胃了。

中午吃饭,金光瑶端着砂锅进来。江澄摔筷子:“你不是今天不进厨房吗?!”

薛洋剔牙:“你放心,保证不是他做的。”

“哦?”

“保证吃不死人。”

江澄点头:“吃不死你不算的。”

金光瑶叹气:“江宗主大可放心,这是悯善做的。”

薛洋呸了一口:“锅上猫毛还没掉呢。”

江澄问:“那他人呢?”

薛洋道:“找猫呢。”

猫从房梁上跳下来,照着薛洋的脸啪一爪子。

金光瑶哈哈大笑:“该!让你和它抢鸡翅!”笑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家里哪儿来的鸡?”

薛洋死命蹂躏猫,咧嘴一笑:“就你那只鸽子。”

苏涉从外面跑进来抢过猫,双眼红红的:“宗主对不起,鸽子被薛洋和猫咬死了,您罚我吧,别罚猫。”

金光瑶叹气:“没事儿,今天江宗主请客。”

江澄揉揉猫脑袋,那猫又照着他的手啪一爪子。

江澄:“所以我养狗不养猫。”

苏涉点头,一把把猫塞进袖子里跑了。

金光瑶又茫然了:“他今天不大对劲儿啊?”

薛洋继续深沉:“受的刺激有点大。”

金光瑶怒道:“你有必要一直挤兑我的菜吗?那么难吃怎么没有吃死你?”

薛洋打个哈欠:“醒醒,别做梦,只要糖量够,我什么都能吃。”

江澄指指还趴在地上的狗:“你和它一个品种吗?”眼神里竟然有一丝温柔和蔼。

薛洋心里骂了句神经病,转头跑了。

两位宗主对坐吃鸡,不,鸽子。喝上二两小酒,开始天南地北扯淡。扯到没词儿了只好说回家长里短。

金光瑶给他满上:“江兄,考虑一下把阿凌送回来呗。”

江澄专注于用筷子撕肉:“这鸽子炖的挺烂乎。”

金光瑶道:“干!”

江澄看了一眼,嫌弃道:“这么小一杯子,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山东爷们儿?”

金光瑶换了只碗满上。江澄接过杯子和他碰了碰:“干。”

金光瑶:“……感情深,一口闷!”

江澄抿了一小口,继续吃肉。

金光瑶都快哭了。江澄道:“你再提把金凌送回来,我就把酒扣你脸上。”

金光瑶极不服气:“阿凌是我侄子!”

江澄点头:“也是我外甥。”

金光瑶拍桌子:“那你就不能让他回来住两天吗!”

江澄幽幽道:“你可以有无数侄子,我就这一个外甥。”

金光瑶愤怒:“亲侄子就这一个!”

江澄淡淡:“那你赶紧生个亲儿子吧。”

第一百零一次抢孩子大战,金光瑶再败。

金光瑶挣扎:“你好歹先把鸽子钱付了。”

江澄冷笑:“我请客,你掏钱。”说完扬长而去。

金光瑶坐着发呆,肚子咕咕叫。刚才净喝酒来着,一锅鸽子都被江澄吃了。

苏涉悄悄给他端个碗进来:“这是鸽子,宗主慢用。”

金光瑶惊讶:“那江澄刚刚吃的什么?”

苏涉面无表情:“您早上烤的鸡,属下回了下锅。”

金光瑶热泪盈眶:“家有一悯善,如有一宝啊!”说着扑上去给了他个热情洋溢的拥抱。

猫从苏涉衽前探出头来,照着他的大脸啪一爪子。

晚上摸牌,哗啦哗啦声中金光瑶道:“江澄又欺负我。”语气中有无限哀怨。

薛洋叼着糖:“咋回事?”

金光瑶:“他不让我养侄子。”

薛洋:“为啥啊?”

金光瑶指指还在地上趴着的狗。

薛洋看了一眼,又看一眼,道:“辛苦他了。”

薛洋:“日行一善,好人一生平安。你和你侄子也没仇,放过他吧。”

金春道:“爷您要是实在想玩小孩儿,让夫人给您生一个不就好了。”

薛洋看着他脸上的道儿,意味深长:“恐怕短期内生不了了。”

金光瑶看着他脸上一样一样的道儿,同样意味深长:“你最近也不去找姑娘了吧?这个月零花钱就别要了。”

金春悄悄问苏涉:“苏爷,爷他们在说啥?”

苏涉把蠢蠢欲出的猫脑袋按回衣服里,甩了张牌出去,淡淡道:“没事,胡了。”

金光瑶不屈不挠、百折不回、愈挫愈勇、誓不罢休。

江澄已经淡定了:“我看你有几只鸽子能让我吃。”

苏涉把早饭端上桌:“江宗主豆腐脑吃甜口咸口?”

江澄道:“有辣椒吗?”然后把辣椒和糖搅到一起喝。

金光瑶看得牙疼:“是你一个这么吃,还是阿凌也跟着?”

江澄冷漠道:“我还想问你,他往豆腐脑里放醋是什么毛病?”

金光瑶道:“跟他爹学的。”

江澄:“金子轩晚上会来找你的。”

金光瑶:“最近宗务繁忙,应该不至于被兄长在梦里吓死。”

江澄:“金宗主宗务繁忙,想必没时间照看孩子,还是让金凌在云梦待着吧。”

金光瑶微笑:“江宗主事情不比我少。”

江澄:“云梦可没有三姑六婆七大婶儿八大姨二大爷五大叔。”

金光瑶:“可云梦有无穷无尽的媒婆啊!”

你来我往,江澄怒道:“你不是有狗,要侄子干嘛?”

金光瑶:“阿凌知道你把他和狗相提并论吗?”

江澄:“他最近倒是天天跟我叫唤人不如狗。”

金光瑶:“说明江宗主养孩子没有经验,还是阿凌送回来吧。”

江澄:“说的好像你很有经验似的。”

金光瑶想想薛洋,郑重且严肃的点了点头。

江澄道:“拉倒吧你,明明是苏悯善养的。”

金光瑶叹气:“我不干事儿,我操心呀。”

江澄:“那你操吧,金凌我养就行了。”

金光瑶:“我错了,请江宗主明示到底为什么不让阿凌回来?”

江澄深沉的看着他,许久无言。

金光瑶的眼中充满了泪水:“我错了,我保证阿凌在家我绝不进厨房。”

江澄面色略有松动:“你发誓?”

金光瑶疯狂点头。

江澄舒了口气:“早说嘛。”

江宗主终于松口了,金光瑶欢天喜地的把他送出大门,临别时江澄特意回头嘱咐他:“你再给狗喂你做的饭,我就把阿凌接回来。”

金光瑶:“……”

不久金凌就被送回了金麟台。金光瑶还没来得及高兴,金春就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宗主宗主,大事不好,凌公子绝食了!”

金光瑶心里咯噔一下,想到江澄左手三毒,右手紫电,气势汹汹杀上金麟台火烧金星雪浪园(江澄曾经威胁过他再让鸽子扑碎云梦的窗纸就把金星雪浪园烧了烤鸽子,之后金家的信鸽就学会了扑云梦窗纸的时候收翅膀),一头冷汗。

聂明玦揍他他还能跑,江澄就比较聪明,知道有个道理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金光瑶和蔼可亲的问:“阿凌为什么不吃饭?不吃饭可长不高。”

金凌奶声奶气:“舅舅说过小叔叔给的东西都不能吃。”

金光瑶:“你确定他说的不是做的,而是给的?”

金凌十分认真:“舅舅说既然分不清到底是不是你做的,就干脆都不要吃。”

江晚吟,原来你是这样的江晚吟!金光瑶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薛洋冷笑一声,拿起金凌的晚饭咬了一口,边嚼边道:“看见了,吃不死,放心吃。”

金凌:“舅舅说了,吃不死你不算的。”

薛洋:“日,为什么没放糖,老子死了。”

金光瑶把他踹出去:“你再在阿凌面前骂一句娘试试?”

金春噔噔噔跑到厨房:“薛客卿背过气去了,快拿糖来抢救!”

金凌惊恐的踹翻桌子:“菜里有毒!”

金光瑶:“……”江宗主,阿凌还能救的回来吗?

金光瑶:“真的没有,要不我牵只狗来给你试毒。”说完挥手让金春把自己的狗牵来。

金春噔噔噔的跑回来:“宗主!大事不好!狗子跳河了!”

金光瑶:“……行了,别说了,我去跳海。”

苏涉三更半夜被拽起来给金凌煮夜宵,边切菜边打哈欠:“都说了有些事不能尝试,为什么你们一个两个都不听呢?”

金光瑶和薛洋一人一块帕子捂着被猫抓破相的脸:“你看菜,看菜!别看我们!切到手怎么办?!”

苏涉:“下次遇到突发事件记得也这么同心同德……啊,手破了。”

金光瑶、薛洋:“……”

薛洋叼着夜宵,生无可恋:“总之,我们还是把狗子捞上来了,也吃到了夜宵。金凌也没有饿死,可喜可贺。”

金光瑶唏哩呼噜喝完汤,悠悠长叹:“即使你选择忽略,我也不会忘掉是因为你不分东南西北跟我游反了方向才造成狗子捞上来已经半夜。叫醒悯善吵到猫又被抓破了脸,还间接导致悯善切破手这些事。”

苏涉手缠纱布,给困得鸡啄米似点头的金凌喂饭:“说起来,狗子捞起来都沉了两个时辰了,为什么还活蹦乱跳的。”

薛洋心不在焉:“狗中牡丹天生该骄傲吧。”

三人“……”了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金光瑶一拍桌子:“成美,你到底捞回来个啥?看清楚没?!”

薛洋拼命眨巴眼睛,片刻之后茫然摇头。

苏涉给金凌擦了擦嘴:“凌公子睡觉吧?”金凌点头,苏涉抱起孩子就走。

薛洋急忙拦住:“你哪去?”

苏涉打哈欠:“你困不困?你不困孩子还困呢。”

薛洋:“这么危急的时刻,你不保护小矮子,居然要跑?!”

苏涉:“谁撩出来的事谁解决,你不是很厉害吗。”

薛洋:“我不厉害,我怂!老害怕的!”

苏涉点头:“我也可害怕了。”说完猫从他肩上顺着胳膊爬下来,照着薛洋的手又是一爪子。薛洋嗷一声撒手,苏涉毫无歉意的扬长而去。

薛洋龇牙咧嘴:“你也不管管他!”

金光瑶淡淡:“早跟你说过不要招惹没睡醒的悯善,你没看我刚才都没敢和他说话。”

薛洋:“他可把你侄子抱走了,你不追?”

金光瑶十分认真:“你别打让他砍僵尸的主意了,你想想,本来尸体好好在那儿躺着,他那猫从上面一跳……”

薛洋打了个哆嗦,带着哭腔道:“他到底为什么要养猫?”

金光瑶打了个哈欠:“抱着暖和。”

屋外嗷嗷几声,恢复了平静。

薛洋捡起震碎的瓦块:“怨念够大啊!”

金光瑶点头:“天天吃我做的饭,怨念能不大吗?行了,闭嘴吧,已经替你把话说完了。”

薛洋笑笑:“我找到一个增强走尸战斗力的好方法!”

金光瑶:“你得先把暴走的悯善制服才有命实施,一会儿他砍了狗就该来砍你了。”

薛洋极不服气:“他为什么不砍你?”

金光瑶:“你把他弄醒的。对了,估计他还没睡醒呢,刚刚一直在梦游,明天早上起来就全都忘了。你不许找悯善的事儿!”

薛洋一侧头躲过飞进来的剑:“等我活到明天再说!”

当然他成功活到了第二天。苏涉打到一半儿就趴地上睡了,金光瑶轻轻把他抱回去。

过了一个多月,江澄再次怒气冲冲地拎着鸽子杀上兰陵:“我不都把金凌送回来了,他又把鸽子弄过来干什么?”

金春陪着笑:“江宗主,坐坐坐,先把鸽子放下,它快断气儿了。”

江澄气哼哼地坐下。

金光瑶道:“请江兄来,是想商量商量给阿凌养个宠物的事儿。”

江澄十分认真:“绝对不许养猫!”

金光瑶又神神叨叨的看了看周围,悄声道:“小声点小声点,别让猫听见了。”

江澄看傻子一样看他:“就你养的那种狗不是挺好的,能在你的摧残下活下来,生命力够顽强,皮实好养活。对了,狗呢?”

金光瑶:“……”

金春瞄了瞄主子的脸色,神色肃然:“回江宗主的话,上个月刚埋了。”

江澄:“……身残志坚、宁死不屈、可歌可泣、荡气回肠。”当即拍板就要这种狗了。

金光瑶让人从江北快马加鞭弄回一只狗崽子,小小的软乎乎的,倍儿能叫。一群人围着狗看。

薛洋:“又死一只,真是造孽。小矮子你实在无聊还是养我吧,我肯定养不死。”

金光瑶让他闭嘴:“阿凌来抱抱,这是你的狗。”

金凌惊奇地张着嘴:“我可以给它取名字吗?”

金光瑶含笑点头:“当然。”

金凌:“叫仙子。”

金光瑶百转千折的看了江澄一眼:“……阿凌,要不要再想想?”

金凌大声道:“不必了,就这个!”

金光瑶:“可是……”

江澄对金凌投以赞许的目光:“你那只叫什么?”

金光瑶:“啊?哦,狗子。”

江澄:“挺好,挺对称,就这样吧。”

大事既定,金光瑶吩咐设宴摆酒,江澄连连挥手,踩着三毒一溜烟飞走了。

没几天又飞回来。金春一面把他往金凌的住处引,一面感叹:“江宗主干脆在兰陵多住几天吧,飞来飞去多累呀。”

江澄气涌如山:“你家宗主又作什么妖了?”

金春苦着脸:“不是宗主,是狗……”

进了金凌的院子,前几天还活蹦乱跳的狗在地上趴着,蔫了吧唧的。金家叔侄托着脸坐在台阶上发呆。

江澄一见仙子跟上次那只狗症状一样,气不打一处来:“我不是警告过你不要再拿你做的饭喂它了吗?”

金光瑶:“没有,真没有,它就是喝了半桶火油。”

江澄:“喝了什么?”

金光瑶:“火油!”

江澄:“喝了多少?!”

金光瑶:“半桶!”

江澄:“这狗智障吗?它的脑子被你当菜炒了吗?!!!”

金凌稚嫩的小脸上流露出与年龄不符的沧桑,一言不发。

江澄抱起仙子去洗胃,这家伙比上一只还顽强,刚洗完胃又活蹦乱跳,江澄撵都撵不上。

第二天一大清早,金凌出门看见他英明神武的舅舅以昨天他和金光瑶做出的呆傻姿势坐在台阶上,看仙子把一堆五颜六色的东西吃了吐吐了吃。

金凌很懂的样子:“没事儿舅舅,它就是觉得这东西好看,想尝尝啥味,尝完过会儿又忘了,再尝一口……”

江澄一脸纠结:“你叔不给他养的动物吃饱饭吗?他那群鸽子天天到云梦啄蜡烛。”

金凌稚嫩的小脸再次流露出与年龄不符的沧桑,他指指仙子:“这两个月它已经吃了一打蜡烛、五六根笔、三条椅子腿、半园子花儿了。”

江澄:“兰陵的动物都这么不正常的吗?对了,猫呢?苏悯善那只猫也瞎胡乱吃吗?”

猫从屋顶上跳下来,照着他的脸啪一爪子。金凌想笑又不敢笑,憋着气儿和来喊他吃饭的苏涉跑了。

江澄在兰陵住了几天,给仙子弄了条牵引绳,金凌每天牵着遛。这狗撒起欢儿才是天灾人祸,金凌给他挂在后面满地乱滚。金光瑶心疼侄子,给金凌擦脸的时候就说:“别遛了行不,叔给你找专人遛它,你没事儿玩玩儿就行了。”

金凌人不大,性子却挺轴:“不要!舅舅说了,什么时候我能干得过仙子,我在仙门就无敌了!我要好好训练。”

金光瑶不知道该说什么。后来金凌果然在长年累月中练出了仙子的速度、仙子的战斗力和仙子的生命力,打遍仙门无敌手,号称新生代单挑第一公子。要么他后面打食魂天女不害怕,他是真的跑的很快……

金凌十二三岁时最常说的一句话,你以为我是谁,我可是能跟得上仙子的速度!金光瑶满面忧愁,这孩子没救了。薛洋比他看得开,安慰他道:“总算没死在你手里,可喜可贺。”

再大点金凌开始夜猎,金光瑶亲自带他。金光瑶没时间,就让薛洋带。这俩心理年龄没差多远,比较有共同语言。

苏涉搂着猫目送他们,十分担忧:“怎么看都不靠谱啊。”

金光瑶看着有两个他那么高的宗务:“不靠谱也没办法了,宗务啊宗务愁断肠。”

“可今天江宗主也会去啊。”苏涉揉着猫脑袋。

金光瑶哀嚎一声,一头栽倒在案牍上,视死如归:“兵来将当,水来土吞,不就是个夜猎,能惹什么事!”

事,也没什么大事。

江澄一脸茫然的看着天空中“嗖”的过去的人影,金光闪耀的金氏校服们中似乎还有一大坨黑乎乎的东西,好像是条狗。

风挺大,御剑之人飞得极快,衣袂翻飞,狗毛狗尾巴跟着满天飘,扑啦啦扑啦啦,狗嗷呜嗷呜叫个没完,迎着阳光从众人头顶哗——的过去了。

在场众人纷纷沉默,半晌不知道谁说了句:“金家就是金家,连狗也那么与众不同呢!”

江澄:“……”

江澄左手剑,右手鞭,杀上金麟台:“你把金凌给我送回来!以后夜猎我带他去!丢不起这个人!!!”

金光瑶很紧张的看一眼还趴在案上睡觉的苏涉:“那是薛洋干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判案武断,我冤枉!”

江澄:“不是你!你不点头,他敢吗?!”

金光瑶:“……他真的敢。”

“……哦,也对。”

金光瑶把他推出去:“求您了快走吧,猫被吵醒了,悯善该杀人了。”

江澄对那只猫都快有阴影了,虽然不知道和苏涉杀人有什么直接关系,还是骂了金光瑶几句就走了。

又过了段日子,金凌气哼哼地跑回云梦。江澄老远听见狗叫,迎出来问:“你又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金凌把头一别:“舅舅,小叔叔是坏人吗?”

江澄十分淡定:“他不是,他是神经病。”

金凌道:“我又听见有人骂小叔叔是小人,说我早晚也会和他同流合污。”

江澄:“别听他们鬼扯。”

江澄:“不过要和你小叔适当保持距离。离太近了容易被同化,会变傻。”

金凌:“……那我不回兰陵了,回去会变傻。”

江澄难得温柔地揉他的脑袋:“没事儿,江家的孩子绝不可能会傻。”又看了一眼仙子,道:“你都跟它混这么久了也没傻,那应该是傻不了了。”

金凌:“啊?”

江澄:“金光瑶没跟你说过,去年金麟台失窃就是它给偷儿开的门,还把金光瑶藏的好东西都搜出来了。然后还把贼偷一路欢送,现在还没找见贼影。”

金凌瞅着仙子,百思不得其解:“我们也没亏待你,为啥给坏蛋帮忙啊?”

江澄看了看天:“好玩儿呗!”说完暗自庆幸,当初一直想搞一群这玩意儿回来看家,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放弃。如此看来,幸好没养,不然云梦估计不剩什么了。

等到观音庙的时候,江澄才是真的纳了闷儿,这狗东西这次怎么不觉得给坏人帮忙好玩了。

金凌十三四的时候按常理去云深不知处学习了一段日子,说是不许带狗,还是偷偷带上了。头两天藏的挺好的,金凌一个人住,也没人发现。到了第三天晚上,金凌刚走到房间门口,看见个蓝家本家打扮少年,牵着仙子站在门口等他。

金凌心下一紧,那少年笑吟吟道:“金公子,这可是你的狗吗?”

金凌迟疑的点头:“有事儿?”

蓝家少年笑得眉毛都皱到了一起:“也不是……只是,金公子,它今天吃了半个门,真的没问题吗?”

金凌:“……你带我去看看。”

两人穿过七拐八弯的走廊,来到一扇破了一个洞的门前。

蓝家少年解释道:“今天和景仪研究萝卜的作用,味道有点大,它可能闻到味道又进不来,就把门咬了个洞把头探进来看……门倒无妨,它,真没问题吗?”

金凌:“放心,绝对死不了。对吧仙子?仙子???”

一回头,狗又没了。金凌:“……”

蓝家少年笑得礼貌可亲:“没关系,金公子,愿向您担保仙子在云深不知处不会出事的。请坐会儿吧,我们来聊聊赔偿问题。”

金凌:“五十两。”

蓝愿:“哈?”

金凌:“没事儿,嘴飘。”

蓝愿:“好的金公子,请把五十两拿来吧。”

金凌挑眉:“就你们这年久失修的破门,也敢要我五十两?”

蓝愿微笑点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

金凌甩手把马尾辫扔到背后,双手抱胸:“冤有头债有主,谁吃的你问谁要去。”

蓝愿:“……”

金凌一甩头,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留下蓝愿对着门上的洞发呆。

半晌,他的视线投向了角落里的萝卜们:“啊,萝卜的第一百零一种使用方法!”

金凌生平第一次斗嘴赢过别人,带着那么一丁点儿小得意逛回房间。

仙子正在房间里吃东西,见他回来,一脸懵逼的抬头,嘴里还吧唧吧唧的动。几个小竹块从嘴角漏出来。

金凌看了眼地上七零八落的竹简——那是他的作业,深呼吸又深呼吸,蹲到和仙子同一高度:“我说,把你送去给蓝愿堵门怎么样?”

次日蓝启仁的咆哮响彻云深不知处:“没有作业?没有作业!你的作业被狗吃了吗?!!!”

金凌严肃点头。

底下一众子弟纷纷大惊失色,想不到金小公子这样无所畏惧!

好在蓝启仁是经历过魏婴这种大风大浪的,阴沉道:“你把狗牵来吃给我看看。”

金凌咬牙:“先生稍候。”

蓝启仁道:“你站着,让蓝愿去!”

蓝愿无奈地冲他笑笑,告退而出。

金凌十分担忧地看着他消失,半柱香不到,门外响起脚步声。

大家都对围观狗怎么吃竹简非常感兴趣,各个屏气凝神,等待狗闪亮登场。

只听屋外蓝愿一声惊叫,接着哗啦啦一阵响动。

金凌长叹一声,率先冲出门去。

蓝愿站在门外,指着栏杆的缺口,已然成为雕塑。

金凌向下望望,仙子整个挂在楼下的歪脖子树上,狗尾巴一摇一晃。

金凌也有点淡定不能:“啥情况?”

蓝愿还处于极度震惊之中:“我牵着它上楼,楼下有只兔子跑过,它就打碎栏杆冲了出去……这,这可是十丈高楼啊!”

金凌道:“没事儿,楼下还有颗歪脖子树,挂着没死,你等我把它拎上来。”

蓝愿看他跳下去又跳上来,拎狗仿佛拎白菜,那么潇洒那么豪迈,不由生出了一丝敬佩。

金凌道:“幸好我下手快,不然那棵树就要被啃死了。”

蓝愿看看楼下被啃了两个缺口的树,还在随风摇晃。

蓝愿:“……”

江澄气急败坏地来赔了钱,要把金凌拎走。

金凌不愿意:“仙子……太能吃了,我养不起它了。”

江澄冷笑:“我也快养不起你了。”

金凌:“所以让我在姑苏上学吧!蓝家有钱,让蓝家养它。”

江澄瞪他:“不要二,蓝家那饭,仙子能吃,你能吃吗?”

金凌:“……回家,回家。”

江澄:“先滚去给人家蓝愿赔礼道歉。”

回家以后,金凌为了表示自己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兴致勃勃的给他舅舅做了一锅莲藕汤。江澄感动极了,喝了一口,不禁潸然泪下。

金凌搓着手,谦虚得十分虚情假意:“随便煮煮,舅舅别太激动啊。”

江澄深呼吸,再深呼吸。

金光瑶那么无孔不入的残害他都可以躲过,想不到今天会栽在外甥手上!

江澄咬牙切齿:“下次做了什么好东西,记得先拿去喂仙子!!!”

Fin﹉

本文精华

评论(15)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