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唤萧 \(*T▽T*)/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昵称 二鱼/滚滚


想法奇多又没有毅力
不要挖坟了,诸君请让我凉了吧…

主产 瑶苏/凌追/[化龙]宁清

涉厨/万厨/清厨
一人扛旗很是骄傲


同担据否 破罐子破摔




偏爱猫、甲鱼、柿子和葡萄


「愿为西南风 长逝入君怀」

苏涉传 · 风月【一】


总体是原著背景,故事不短,私设不少,讲的也不算有趣,首先感谢诸君愿意勉强一读。

因为有不少私设,所以提醒诸君谨慎观看。雷点兴许不少,我也不知该标什么,只好笼统的说阅读需谨慎。

构思许久,动笔于半年以后,写的仍旧十分艰难。每一个字都滞涩非常,想不到这个倾注了我最多情感的故事,竟也是我写得最痛苦的一篇。

这大概就是近乡情怯,我拼命想要讲好它,落笔反而踯躅。

(勉强算得上是大背景)
不看不影响阅读的大背景↑

﹉﹉﹉﹉﹉﹉﹉﹉﹉﹉﹉﹉﹉﹉﹉
第一章


夫子庙旁有座酒楼,名唤疏桐楼。

疏桐楼像是文馆的名字,匾上的字也龙飞凤舞,流溢着文采光芒,叫人不敢逼视。

疏桐楼是秣陵最好的酒楼,据说名匾是前朝皇帝亲手提的。前朝才没了十来年,好几个老头儿可以作证酒楼老板说的是真话。

几个白胡子白眉毛的老橘子皮往桌上一坐,可信度一下高了不少。掌柜的点头哈腰送上茶点,老先生们捋着胡须,听那台子上的博士将讲了十多年的故事一一道来。

“话说十多年前,天下四分五裂,各国连年交战,伏尸百万,民不聊生。占据南面儿的这一家,姓苏,老辈子都知道,这家专出才子,最厌打仗。”

北面打成一锅粥,兵马横行,南边儿还歌舞升平,温温柔柔的过自家小日子。

苏家皇帝不把北面儿当回事儿,老百姓也不当回事儿,横竖有长江天险,北面夷子自己的账还算不清,慢慢折腾去吧。

折腾到十多年前,今上呼啦啦统一了江北河山,亲率八十万大军南下。

苏家的皇帝没打过仗,连将军该封个什么衔儿还没搞清楚,朝廷兵马已打到了金陵城下。

那时秣陵还叫金陵,金陵是天底下最繁华的城。北人打了几十年仗,谁都没有见过宝。皇上急着倒腾点儿东西回洛阳修皇宫,一气儿不歇直杀进金陵城。

苏家皇帝让近侍护着太子出逃,自己帝服旒冕上了城墙,冲皇上遥遥三拜,纵身一跃。

“一代王朝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完了。”茶博士叹息一声,遥
遥望向房顶。听众唏嘘不已,看不见门外血淋淋拖过一条黑狗。两个仙门打扮的汉子拖着狗尸绕酒楼走了三圈儿,吓得跟陪小二心惊胆战。

“二位仙师,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仙师拎拎死狗腿,满脸鄙夷:“镇邪破灾,免你们磨难。”

小二大惊失色,慌忙掏出袋银子强塞进仙师手里:“可请仙师告知,是什么磨难?”

二位仙师勉强收下,指指天上,拖着狗往河对岸去了。

小二眯眼看了半天,只见红日高悬,再不见异样。不由感叹仙人不同凡响。

楼里茶博士一拍案:“苏皇帝一死,朝廷大军轻轻松松收了南地。苏氏灭族。皇上赶着回洛阳修王宫,草草料理了就班师回朝,太子殿下才侥幸逃得一条性命。往后杳无音讯。”

据说太子沦落风尘,凭借一手琴技苟活数年,忧思成疾,撒手人寰。留下还没懂事的小皇子,不知过的是什么日子。

“众位须知,落草的凤凰不如鸡,落难的皇子不如妓啊……”博士无语凝噎,泪撒千行。台下众人纷纷泣涕,一时间疏桐楼内充满了哀伤凄凉的气氛。

老橘子皮们喟叹不已,命老板取笔墨来准备笔走龙蛇。众人纷纷围观,将那一桌包围的铁桶似严实。

茶博士满意的嘬了个豆子,预备算笔墨纸砚的账。

角落里走来个少年,白衣白裤白靴,冲他恭谨一礼:“打扰老伯,区区很是神往那苏太子流落之地,不知老伯可否指点一二?”

茶博士嚼着豆子。

此人年纪甚小,十六七模样,清秀文弱,周身缭绕的都是书卷酸气。衣着朴素,没有配剑,想来又是个酸书生,科考不中埋怨朝廷,跑来凭吊风花雪月。

茶博士十分好心道:“小后生,老夫提醒你一句,前朝的乱账还是离远些为妙。”

少年扯扯嘴角,恭谨道:“老伯放心,区区此番奉命前来,便是为了理清这本账。”

他右手微抬,袖口露出令牌一角。

茶博士刚要塞进嘴里的豆子脱手,一跳一跳滚到人群脚
下。

少年出疏桐楼,要条小舟直奔淮河对岸。

淮河对岸莺声燕舞,丝竹相错,好不热闹。

淮河水碧阴阴,幽幽流淌。少年探手撩了撩,微微泛凉。

艄公笑道:“公子这是头一次到南边?”

少年颔首:“头一次到秣陵,果然不同凡响。”

艄公道:“您是没赶上好时候。当年苏皇帝在的时候,金
陵才是人间仙府,可惜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公子是见不到了。”

少年道:“无缘得见,听您讲讲也是好的。”

说话间船已靠岸。碧瓦飞甍排山倒海倾于眼前。少年眯眼看去,果见琼枝台三个字横于匾上。雍容大气,一勾一折皆斫刻。

少年轻叹一声,跃上岸堤。

龟公笑迎道:“这位公子是喝茶还是听曲?”

“我寻人。”少年摘下额间青翠玉饰,“烦将此物交与烟萝夫人,多谢。”

龟公惶恐道:“请教公子名讳。”

少年摆手:“不必。”

龟公兢兢而去。少年后退几步,直面灿烂日光。金辉迷蒙中涌起一股薄薄水汽。

沉淀于灵魂的认同,在他踏上这片没落土地之初,已然
觉醒。

少年端正姿态,冲来人一揖到底:“苏涉见过烟萝夫人,不知夫人一向可好?”

烟萝夫人哽咽道:“大家都好,公子请快快收了这些虚礼。”

苏涉起身,露出数月以来第一个笑。

“许久不见夫人,竟与记忆里分毫不差呢。”

烟萝夫人道:“公子长大了,比当年强出许多。”

碧玉妆成梅花凋。岁月飞速回流,掠过十二轮参商。

天地万物之逆旅,光阴百代之过客。

烟萝夫人恭敬下拜,轻声道:“妾身拜见太子殿下,殿下
千岁千岁千千岁。”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