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唤萧 \(*T▽T*)/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昵称 二鱼/滚滚


想法奇多又没有毅力
不要挖坟了,诸君请让我凉了吧…

主产 瑶苏/凌追/[化龙]宁清

涉厨/万厨/清厨
一人扛旗很是骄傲


同担据否 破罐子破摔




偏爱猫、甲鱼、柿子和葡萄


「愿为西南风 长逝入君怀」

劫兄(一)


敖宁×敖清 兄弟年下

原著+脑补 有车有生子

﹉﹉﹉﹉﹉﹉﹉﹉﹉﹉﹉﹉﹉﹉﹉﹉﹉﹉

敖清是条很凶的小龙。

他出生那天,日月齐现,共为天狗所吞。飞沙走石,阴云漠漠。海浪咆哮,山摇地抖。天宫玉帝的酒坛子被震了个稀巴烂。

南海龙王诚惶诚恐,请了位高人镇场。高人胡须飘飘,衣袂飘飘,拎起两颗蛋掂量掂量:“天降异象,两位龙子身上必有大造化。”

龙王捋捋胡须:“是吉是凶?”

高人高深莫测:“天机不可泄露。”

太子急道:“什么天机不天机,有什么你尽管说。若是祸及南海,本宫必不恋父子之情,将它们斩于今日!”

高人捋着胡须叹息:“天机含糊不明,怎敢妄自揣测?陛下太子不必太过忧虑,只要略多关注些这位龙子,便出不了大事。”

那颗蛋在龙王父子面前一晃,黑气缭绕。龙王道:“戾气很重。”

高人点头。

龙王和太子盯着那颗蛋看了许久,对视一眼,有了主意。

危险的蛋龙王由带回去亲自盯着孵化。数日,壳上裂开一条小缝,龙王屏息凝神等着看等会儿会爬出个什么小怪物。

蛋壳裂了几条缝,摇了摇不动了。

龙王耐心的等了几炷香,蛋壳突然小心翼翼地脱落了一小片。过一会儿又掉下一块儿,缺口探出只细小的龙爪,在空中挥挥又缩了回去。

饶是龙王平心静气了几千年,这时也有点光火了,很有一巴掌拍碎蛋壳的欲望。幸好他还记得龙族若不能自己脱壳,必死。大爪一滑拐了个弯,温柔的抚摸了一下蛋壳。

蛋抖了抖,十分惊恐。

水晶帘一阵乱响,探进半条虾须,虾奴禀告:“启禀陛下,龙子破壳了。”

龙王没好气道:“破什么壳,这还是一个整蛋呢。”

太子掀帘子进来,右手掌心上托着条小龙还不及巴掌一半大,是条罕见的紫龙。

“父王,大孙子来给您见礼。”

龙王伸出根手指戳戳它,小龙迅速躲避,眼中凶光四射。

太子尴尬道:“这小子,一出生脾气就这么大。”

龙王捋着胡须哈哈大笑:“好,有我龙族骄矜之风。可有取名?”

太子道:“尚未,请父王赐名。”

龙王看孙子,越看越喜欢。沉思片刻,抚爪道:“清高矜傲,就以清为名吧。敖清,给爷爷抱抱?”

敖清细小的爪子晃了晃,还是被龙王拎了过去。

还没等敖清表达不满,一阵喀喀声突然响起。三条龙定睛细看,只见一堆蛋壳碎片中趴着条和敖清一模一样的小龙,正眼巴巴地看着他们。

龙王把它也拎起来和敖清并排放在掌上。两个孙子一样粗,一样长,一样紫洇洇,就是二孙子软绵绵,乖巧巧,蹭蹭龙王的手,老老实实趴下不动了。

敖清微不可闻的哼了一声。

龙王和太子对视一眼,心情都有些复杂。

看这样子,到底是老大身上戾气重,还是老二身上戾气重些?

两位龙子渐渐长大,长着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哥哥敖清是条又凶又精明的小龙,他弟弟敖宁却又傻又软又好欺负,只会揪着哥哥的衣角当小尾巴。

太子常常头疼的抱怨:“能被只蛤蟆欺负成这样,太丢我族的脸!以后谁要说它戾气大能灭天,我定打死不饶!”

太子妃宽慰道:“无稽之谈罢了。宁儿才多大,那蛤蟆精都修炼了多少年?你也消消火,别老想算命的假话。”

太子道:“清儿和他一般大已屠了蛤蟆窝!”

太子妃道:“大一刻钟也是大的。”

敖宁从被子下露出半个脑袋,惨兮兮的看它爹。太子一口气堵在嗓子眼里,上不去下不来,又不能当着老婆打儿子,一甩袖子气哼哼的走了。

敖宁变回人形窝进娘怀里:“娘,我是不是很没用,很废物,爹才这么生气?”

娘摇摇它还没能变没的角,叹息道:“我族性暴而好淫,戾而善战,薄情寡义,蔑视众生。宁儿太温柔软弱,爹是担心你日后被欺负。”

敖宁挥挥拳头:“那我要跟哥哥一样厉害,不,比哥哥还厉害,比爹爹比爷爷都厉害的话,爹就不会生气了吧?”

敖宁软弱又怕麻烦,实在很难实现它自己的宏图大愿。太子妃轻轻叹了口气,拍拍敖宁:“爹会非常高兴。”

敖宁道:“娘不高兴吗?”

太子妃慈爱的摸摸它的头顶:“宁儿出息了,娘比谁都高兴。若是宁儿今夜能自己睡一间,娘会更加高兴。”

敖宁红着脸吐吐舌头,晚上还是照例钻进哥哥的被窝。大热的天气,敖清本就怕热,再添一个散发热气的敖宁真是苦不堪言,很不客气的把它拎出来:“你多大了,睡觉还要人陪?”

敖宁抱着被角打颤:“哥!我怕蛤蟆!”

敖清皱眉,对弟弟恨铁不成钢:“你一条真龙怕什么蛤蟆?蛤蟆我都清理了,不会再来找你。你赶紧给我起来,挤着热死了!”

敖宁最怕它皱眉,敖清平时板着张脸,皱眉就是真火了,说不定还会抽它。敖宁怕蛤蟆也怕挨揍,只好委委屈屈的抱着被子往床边滚。

两位龙子睡一张床上,床是太子妃特意命人打造,大得够再睡八条龙。

身边少了条龙果然凉快不少,敖清满意的换了个姿势继续睡。迷迷糊糊没一刻钟听见响亮的“咚”的一声。敖宁抱着被子爬起来,脸红筋胀,满头大汗:“哥,我又梦见蛤蟆了……”

窗外似乎没那么黑了,浓墨变成深沉的蓝色。再过会天就该亮了吧?敖清磨磨牙妥协了:“上床,跟我睡。”

敖宁怯怯道:“哥你不是热吗?”

敖清哼道:“热不死!你还睡不睡觉?”

敖宁高兴了,连滚带爬挤进敖清被窝,脸在它身上蹭蹭:“哥你最好了。”

敖清揉揉它的脑袋:“赶紧睡,明天课上再打瞌睡我不帮你瞒着爹。”

敖宁乖巧地应了,不多时轻轻的呼噜声响起。

敖清瞪着床帘一夜未眠,直熬到鸡叫,天边放光。

太吵了,吵的龙神经衰弱……敖清把挂在身上的八爪鱼弟弟拽下来,心想还是请爹早日给自己另辟个房间才好。

可惜晚间被太子妃坚决驳回。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