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唤萧 \(*T▽T*)/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昵称 二鱼/滚滚


想法奇多又没有毅力
不要挖坟了,诸君请让我凉了吧…

主产 瑶苏/凌追/[化龙]宁清

涉厨/万厨/清厨
一人扛旗很是骄傲


同担据否 破罐子破摔




偏爱猫、甲鱼、柿子和葡萄


「愿为西南风 长逝入君怀」

【11.21金凌生贺】蓝冥金光(一)


*金凌中心,微凌追,写不完了只好连载……
    请谨慎观看

﹉﹉﹉﹉﹉﹉﹉﹉﹉﹉﹉﹉﹉﹉﹉﹉﹉﹉﹉﹉﹉

到目前为止,我的人生都极度无聊。

如果你从小的梦想是勾结一帮同道中人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伟大事业,现实却不得不天天坐在家里重复毫无意义的事情,你也许能和我有一丁点儿感同身受。

于是我逃跑了。

不,家主的事怎么能叫逃跑呢,最多是私访兰陵。

为了摆脱舅舅的追捕,我一路专走偏僻小道,大约行了五日,进入一座藏在群山中的村庄。

在这之前我在山林中转了约有一日。这片林子很荒,几人粗的树都枯死了,连只鸟都没有。死气沉沉的让人很不舒服。

这是一种没有来由的感觉,完全是人对危险的本能戒备,好像你看不见的地方,有成百上千的目光在注视着你,准备随时出击。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十多年前,在云梦的时候。我划船到了个杳无人烟的地方,感觉水下有很多人盯着我,吓得往里面撒了泡尿。后来才知道那片水域底下是江家祖坟,我舅抽了我一顿,拎着我去磕了十八个头。

这座林子里的死人恐怕只多不少。罗盘指针左右晃动指不清方向。没多久,天色变得昏黄,开始刮风,是要下雪的样子。我原本打算找个背风处歇一晚,结果七拐八拐竟然出了林子。前面山沟里一道炊烟袅袅升起,我几乎热泪盈眶。

我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上了坡,想象着煎饼大葱热炕头,对人生有了点美好的幻想。

那坡并不高,也不陡,不知为什么非常难爬,走几步就摔一跤。等我站到坡顶的时候,我看到了这世上最诡异的场景。

一群蓝家弟子盘腿坐在山沟里,身体摆成诡异的姿势。有点天王庙里罗刹硬做出乐舞伎妖娆动作的感觉,密匝匝一眼望不到头。

整个山沟里都是白花花的假罗刹,我打了个哆嗦,心想蓝家终于被魏无羡逼疯了,真是作孽。然后朝下面鞠了个躬,打算原路返回。

就在我起身的时候,沟对面亮光一闪,有东西朝我飞了过来。


(二)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