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唤萧 \(*T▽T*)/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昵称 二鱼/滚滚


想法奇多又没有毅力
不要挖坟了,诸君请让我凉了吧…

主产 瑶苏/凌追/[化龙]宁清

涉厨/万厨/清厨
一人扛旗很是骄傲


同担据否 破罐子破摔




偏爱猫、甲鱼、柿子和葡萄


「愿为西南风 长逝入君怀」

【11.21金凌生贺】蓝冥金光(四)

“你这么点大也喜欢戏?”

“喜欢,难得有戏,大老远赶来的。”

车夫呵呵笑了笑:“喜欢是好事,可惜你不懂戏。”

我从来不听这东西,此时硬着头皮道:“是不大懂,就听个热闹。”

车夫回头看向兵:“那我今天进去吧,带远道来的兄弟开开眼。”

兵陪着笑,又拿出一根蜡烛递给我:“二位请。”

马车很快把望楼甩在后面。不久眼前一亮,高大的城门出现在眼前。墙壁上挂满了灯笼,灯火辉煌,车夫呵呵笑道:“这回来着了。”

“怎么?”

“你看这灯烧的多亮,这次的戏百年不遇。”

守城拦下马车,车夫把蜡烛递上去,换来一提灯笼。马长嘶一声,打算进城。

“还有一位。”守城突然扯住缰绳:“还有一位。”

“他是路过的。”

守城看了看车厢,挥手让我们过去。

马车驶入城中,人群纷纷赶路,没有在意我们。

车夫冲我狡黠的笑了笑:“蜡烛你留好,回来可以饶点东西。”嘴边流出黑沫,我假装看不到:“听您的,接下来去哪?”

鞭子一响:“当然是戏台子。”

马车在街道上飞驰,很快到了一处人流密集的地方。数不清的马车围成一堵墙。

“这群懒蛋不想下车。”车夫啐了一口,“咱们下到前面看才热闹。”

我跟着他下了车,寻空乱钻,不时被人挤到肩上的刀柄,疼的不敢出声。

很快突破了马车群,隐约能看到戏台子。车夫带着我像耗子一样钻到戏台子边缘,正赶上第一声锣响。

戏开场了。

有人问:“第一场唱什么?”

“苏州来的戏,没听过。”有人嘟囔一声:“那年曹州的戏才是真好。”

一阵乐声响起,悠扬的戏腔飘进耳中,车夫扯了我一把,低声道:“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一嗓吊的真亮。”他咂咂嘴:“这一出叫《借妻》,等会儿我做什么你就跟着做。”

“为什么?”

我刚要张嘴,袖中的罗盘猛地抖动起来。四下张望,只见灯火通明的戏台子上一条细长的影子飘了过去。

那只东西一直跟着我们?

台上几个白色身影翩然出现,人群骚动起来。嘈杂的吵嚷声淹没了我剧烈的咳嗽。

这竟然是几个蓝家子弟。有两个比较眼熟,原先在云深不知处打过照面。脸上都涂的红红白白的,看不清表情。

邪性了,今天怎么到哪儿都有蓝家人。

愣神的功夫,台上已经咿呀呀地唱了起来。调子非常哀婉,我不由听了进去。想不到蓝家小孩儿唱念做打功夫俱佳,不知蓝启仁见了会作何感想。

唱了几句,鼓声转调换了下一折,蓝家小孩迈着碎步退场的功夫车夫拽了拽我:“主角出场了,仔细听。”

我答应着,望台上细看,顿时魂飞魄散。


评论

热度(22)